10/7/07

决心书

Oct.7-Oct.19
闭关写writing sample???

昨天终于忍无可忍把春天那篇pharmaceutical paper拽出来看了一遍,还真是不忍卒读。更要命的是当时用的那些书,要改的话还得借出来。而且立意不明,怎么改也都是挣扎.

借了一堆Needham的书,打算写一个扩大版的research proposal。成与不成,都早晚要做的事。

看到一些张五常的行径,逃税卖假货,此人竟在大陆受这等推崇,还在blog里大言不惭地自吹自擂,真恶心。那篇佃农理论到底有多少分量?

还看到芝加哥大学每年感恩节前的星期二会举办The Great Latke-Hamantash Debate,大意就是两个学者跑出来一本正经地根据各种social theory及historical evidence讨论两种食物到底哪个好。大概是二战的时候一群人突发奇想弄出来的,然后竟然坚持了50年,也就是在这个nerd学校才能发生的事儿吧。。

今年要去看看热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