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07

。。。

豪言壮语的计划全没实现。不仅没实现,连计划本身都在被不断地改写啊改写。每看过一本书的introduction就把提纲改写一遍,然后发现一直在改提纲,从来没写过正文……然后恐惧地发现明天就要找John教授讨论了;一个星期之后,就将在MIT的开放日seminar上张口结舌了。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啊!

从李约瑟和Sivin的东西里面发现中山茂(Shigeru Nakayama)和Morris Low,从Ben Elman发现David Wright写科学文献翻译的那本书和各种对他的批评,推广开来还有彭慕兰、王国斌、何伟亚、贺萧、卜正民、Gregory Blue、Peter Perdue、Jonathan Spence……又有人说了,你不看费正清的原著,柯文的中国中心论从何谈起???

东西太多,时间又太少,又不够努力。捶头。

4 comments:

一格 said...

不急不急,万事开头难,会渐入佳境的。我觉得很多时候,最关键的就是信念要坚定!全中国多大啊,最后他们13个人说解放也就解放了- -b

Angela X. Woo said...

不要急,坚信车到山前必有路
如今这是我最真挚最核心的信念了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Angela X. Woo said...

btw, i sent you a postcard some while ago. It should arrive at any minute..

hope wont miss this one!

eyesopen@bdwm said...

谢谢亲爱的们,下午出去走了一圈,在公车上睡着,醒了之后好多了。
其实最核心的信念往往是简单的,然后自己在上面添枝加叶,就变得复杂起来。
周六就能看到新英格兰十月的红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