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07

Sivin

前天晚上看Sivin在李约瑟(Joseph Needham)巨著医学生物卷2000年初版的前言,激动得不能正常写东西。Needham原本一胚胎学家,固然非史学科班出身,其为人为学,也有诸多可讨论可批评的。如Sivin所指,他一直怀有一种单纯的希望,即科学无国界化,东西方独立起源的科技文明当如河流汇入现代科学的汪洋大海;然而十九-二十世纪的碰撞结果远非皆大欢喜,而是一边倒的westernization。另外为了证明东方文明在现代科学(modern science=west science + east science)中的贡献,他不辞劳苦用现代自然科学的分类学的框框去套中国古籍中的只言片语,例如力证炼丹术于现代化学与有功焉,用公众健康的视角去分析养生道。李氏身后,就有人指他被鲁桂珍利用,违背事实为中国说好话。在网上看到颇多fq用中文谩骂他们俩,说他们40年代在国内的研究是为蒋政权服务的,四大发明是个谎言,等等。我只是觉得悲哀:一部中国科技文明史,至今要指仗Needham数十年前的工作,而本土学人不能自立一言,民众无从获取权威的记载,于是自疑自轻或夜郎自大。至今我们的科技史教育,仍是郑和下西洋之后,即跳跃至大洋彼端开始讲瓦特和蒸汽机,仿佛西方在16世纪以前无科学、中国14世纪以后、五四以前无科学。然而这样的历史观,如何能告诉我们自己是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激动的另一个原因是传说中脾气暴躁的Sivin老先生开出尚待研究的问题清单一份,与我以前的胡思乱想竟不谋而合。诸如医患关系、治疗方式的选择、医者职业身份变迁、社会对突发灾害的反应、现代医院的诞生及中西医在现代化进程中的政治斗争等等,仍然大致是空白。然后就颇有一些我辈不出更待何人的狂热想法。

学问还是要一个字一个字地写,着急是没用的。

4 comments:

angela said...

你看过杨念群的东西吗

eyesopen@bdwm said...

夏天回国第一件事就买了再造病人那本书,觉得非常好,但是想说的事情太多了,每一章都可拎出来再写一本书。

然后又在图书馆里翻了一本随笔集,一本类似中层理论的东西。

杨度的曾孙啊,很赞

angela said...

杨度的曾孙吗
天啊,才知道

他还写过一个特别长的论文,和京郊四大门巫医有关,挺好玩的。我买了再造病人,但还没有细看。

那个是历史研究的中层理论吧,我见过那本书

想起来有个日本人(医学出身)写过一本
疾病的地图

是旅游医学史,特别短小,但也很好玩。

eyesopen@bdwm said...

恩,再造病人里有一章就是讲四大门巫医的,还有一章讲阴阳生和接生婆婆,这些职业怎样逐渐消亡,被现代城市管理的警察和公共卫生制度代替。

光北京一个地方就有那么多好玩的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