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07

问题与主义

当日子过得连报平安的那一头都被荒疏,每次想到这里就更倾向于保持沉默。如果连流水账都写不出来的话,还提什么学术博。

最近在申请deadline压力下生发出来每天临睡前看电影的动力,虽然知道之前的无知无识再怎么恶补终究是不值一提的。连续看了, 两部寓教于乐纪录片,被liberal们悲天悯人的博大胸襟感动得不行。等等……全球变暖和全民医保,难道是政治问题吗?难道保护人类共同家园和治病救人,不是有着明确是非的道德伦理问题吗,跟党派之争有啥关系。

但Michael Moore和Al Gore可没打算站在中立的政治立场上。两个人都狠狠打击了美国人的自我优越感,前者用穷人在本土看病难,不得不跑到加拿大、法国、甚至古巴去接受免费医疗的个案让美国人产生耻辱感,后者用美国在全球变暖问题的冷漠和落后来催生紧迫感。对于大众而言,耻辱感和紧迫感比医疗危机或全球变暖本身更难熬,宣传也更快奏效。可是能让人产生耻辱感和紧迫感的问题很多,比如“为什么全世界还有那么多人民没有享受到美国民主带来的好处?”,那到底哪个更重要一点呢?结果是实实在在的问题被忽略,人们关心的只是“我们怎么能输给古巴?”

前两天在纽约时报某专栏看到Obama被嘲讽,说他不识时务地批评美国的social security system现状,得罪了不少自己人。要知道social security可是在后大萧条时期罗斯福领导下对共和党斗争的一大胜利,现如今共和党人制造恐慌谣言,说等到Baby boomers这一代人退休之后现有的制度肯定承受不了,得进行大规模改革云云,实则是存心破坏来着。Obama这个呆子怎么上了他们的当呢?

这也是主义盖过了问题吧。为什么罗斯福的东西就不能改?连说都不能说?

一个世纪以前,Upton Sinclair写了一本揭露芝加哥屠宰场黑暗内幕的书,本想唤起大众对工人的同情,得到的反应却是一部掺了水的《食品安全法》。“I aimed at the public's heart, and by accident I hit it in the stomach.”又一个世纪之交,Michael Moore和Al Gore的运气会不会好一点?

11/18/07

Last 3-4 weeks

要坚持,不能颓,把不买衣服省下来的钱都去买音乐会的票!

11/17/07

婦女新知

周五晚上放很大声在家里听,可爱死。


歌名:婦女新知
附註:2001
語言:粵語, 曲長:0m0s
作曲:蔡一智, 編曲:
監製:, 填詞:黃偉文

我係一個發育健全既女人 需要各種營養既平衡
男人 新衫 現全(加)約會 零食 珠寶 護膚品
運動 工作 交友(再)旅行 購物 娛樂 見男人
Sorry Sorry 我係咪數左兩次「男人」?
雖然係咁 愛情我都未算好著緊
(我吃 我戀上熱量)

今日我黎教大家整甜品
首先用滾水沖開Expresso 粉
再擺D Lady Fingers(餅乾)落去 浸到「林」
另一方面 將d蛋白攪一陣
起泡就加dKalua 再攪勻
最後兩樣倒埋一齊整到一層層
恭喜你 咁就完成左個 Tiramisu
一個世界馳名既意大利甜品

你係一個發育健全既女人
所以呢個時候你有野想問
無端端 整甜品 係咪手痕
抑或教你兩招等你"乙水"情人
Sorry Sorry 各位等等
女人最好既野唔一定要同男人分
整個甜品 錫下自己當獎品
邊個話愛黎留住佢個心
(我買 我擁有力量 讓心願能償)

有時返到屋企都覺得有d暈
因為買到成屋雜物無「訂」躉
於是惟有出街Shopping 散散心
這就是(我們)購物狂的命運(唸詩咁聲)

你問我做乜買左六條一樣既裙
你當我無用腦 其實我都有諗
漆皮真絲 橫紋直紋 長裙短裙迷你裙
綁帶拖鞋 平底高跟 唇膏胭脂乾濕粉
翻炒 再翻炒 係我懐既一生
只得舖頭永遠 有新到貨品
小學都有教 人類係一個社群
要相親相愛 咁先夠高等
既然平時唔准獨斷獨行 唯一呢個時候
我覺得唔駛靠人
唯一呢個時候 我可以全權負責任
唯一呢個時候 我真正憑良心

(我吃 我戀上熱量 幸福又平常
誰又說 沒理想 我買 我擁有力量...)
(唔該 excuse me 可唔可以羅果件大褸俾我睇下
Sorry 唔係呢件 係隔離有士多啤梨同Cream
係上面果件 thank you
唔係呢件 係隔離有士多啤梨同Cream
係上面果件...)

我係一個發育健全既女人
有乜傷心 自己識得做醫生
以前有事只係可以唸經文
而家仲有三個字:食、買、訓
買得多左最多忍一陣 食得多左去Gym 修下身
只係擔心訓得太多有空虛感
忽然好想身邊有個人

(我吃 我戀上熱量 幸福又平常
誰又說 沒理想 我買 我擁有力量
讓心願能償 付賬令我舒暢)

我係一個發育健全既女人 不過有時失驚無神發炆憎
以下呢句 你當我怕鬼拍後尾枕
我有時會諗:係咪真係要搵返個男人?
男人...唉~(唉氣)唉~

11/10/07

人间

一个星期又哗啦啦过去。每天仍旧坐公车去上学,路过我们的小破车,也只能深情望它一眼。怎么办呢,开去学校也没地方停。

在公车上运气不好就会被两个鼓鼓胀胀的大妈挤在中间。每一站上下车的时间可以看一两页书,人们下班儿啦,忙活了一天,都累啦。天色那样快地暗下来,暗到幽幽的蓝,在天桥上俯身看下面的高速路,风呼呼地吹,落叶满街飘飞,多么壮丽的大城。每次说到“大城”这个词就想起来王小波某篇杂文开始说,查良铮译一首诗,译作:我爱你,彼得兴建的大城, / 我爱你严肃整齐的面容, / 涅瓦河的水流多么庄严, / 大理石铺在它的两岸…… 然后另一位先生就这样译:“我爱你彼得的营造 / 我爱你庄严的外貌……” 想象用东北口音念这两句,准能在公共场合自己乐出来。

先后教过我的两位历史老师都住在西郊Naperville,总是用大包装书,一个肩背,一个手提,乘火车上下班。两位的年纪都不小了,J教授大概五十岁,声如洪钟,激动起来满脸通红。D教授都快七十岁了,每次上课都提前至少十分钟到教室坐下,安顿好大包,然后坐下来把手放在肚子上,笑眯眯地开始讲,一讲就是两三个小时。从学校到火车站步行大概有六七个街区,两个人都是下了课就拿起大包直奔火车站,大步流星且风雪无阻。星期一我在目送D老师背着大包的身影迅速不见之后叹了口气,决定自己走一趟试试。

从学校到车站的路上基本是在Greektown里面走,两边的餐馆飘出烤羊肉的香味,顿时觉得很饿。去Little Italy吃饭要忘记自己是个穷学生才能吃得高兴,这里就亲切好多。路上还偶尔看到类似芝加哥地区卡车司机工会的招牌,有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百年前可能某次罢工风潮的指令就从这里发出,可能顿时火车停在车站没办法卸货,可能芝加哥的屠宰工厂几天不发货,大半个美国就没有肉吃。械斗、黑幕、苦难的东欧移民、污秽的芝加哥河,至今那些高楼的背面还是发黑的,每天都可以从火车上清晰地看见。而曾经叱咤风云的那些大工厂早就悄悄地搬出了这城市,连同新一代苦难的廉价劳工非法移民。(Fast Food Nation看多了)

芝加哥的亲切感来源于你在这里永远不觉得有精英在侧,你就需要低声敛息。波士顿太中产了,芝加哥比较像人间,总有混乱和意外,不那么完美,却格外真实。在公车上颠簸着睡一觉,醒来就夜幕低垂,快到家了。然后你就看看你周围的人们,父亲母亲、儿子们女儿们,他们也快到家了吧。

11/1/07

Nostalgia

今天在地铁站,听到有人拉二胡,《梁祝》,便断定一定是中国人,过去一看,一个白头发老奶奶。眼泪唰一下盈眶,把兜里所有的钱(一共才3块钱好像)都给了她。出站之后要换的车来了,觉得不能就这样走了,扭头回到地铁里,老奶奶还没走。于是上前和她聊天。

她说她是四川人,儿女都在美国工作,她自己也来了10年,绿卡都拿了好几年了。原来在国内就是搞音乐的,专业小提琴,老了胳膊举不动才改拉二胡,“多轻松。” 在家呆着无聊就出来到地铁站拉琴消遣,街头卖艺的license一年才10块钱手续费,自带音箱设备,自制伴奏录音,每周六天工作一天歇,就当负重锻炼,惬意得很。跟她一说话不知为什么就有在家里和奶奶说话的感觉,很不争气地开始哭。老奶奶慌神了,说小姑娘乖,别哭,我看你这岁数跟我外孙女一样大,一个人出门在外多不容易,有什么困难就来找奶奶。我看你刚才给我好几块钱,奶奶不缺钱,就是出来散散心,这20块钱你拿着,就算是我喜欢你这个晚辈给你的好啦。

回到家后还很久定不下神来。深秋向晚异国街头,遇到大隐隐于市的故国高人。乡愁凶猛来袭,此时无声胜有声。

英文版豆瓣

www.goodreads.com

只有书,没有电影和音乐。界面还很干净好用。

我用bianhe@gmail.com注册的,大家有兴趣的去加我吧,我要扩大课外阅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