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07

问题与主义

当日子过得连报平安的那一头都被荒疏,每次想到这里就更倾向于保持沉默。如果连流水账都写不出来的话,还提什么学术博。

最近在申请deadline压力下生发出来每天临睡前看电影的动力,虽然知道之前的无知无识再怎么恶补终究是不值一提的。连续看了, 两部寓教于乐纪录片,被liberal们悲天悯人的博大胸襟感动得不行。等等……全球变暖和全民医保,难道是政治问题吗?难道保护人类共同家园和治病救人,不是有着明确是非的道德伦理问题吗,跟党派之争有啥关系。

但Michael Moore和Al Gore可没打算站在中立的政治立场上。两个人都狠狠打击了美国人的自我优越感,前者用穷人在本土看病难,不得不跑到加拿大、法国、甚至古巴去接受免费医疗的个案让美国人产生耻辱感,后者用美国在全球变暖问题的冷漠和落后来催生紧迫感。对于大众而言,耻辱感和紧迫感比医疗危机或全球变暖本身更难熬,宣传也更快奏效。可是能让人产生耻辱感和紧迫感的问题很多,比如“为什么全世界还有那么多人民没有享受到美国民主带来的好处?”,那到底哪个更重要一点呢?结果是实实在在的问题被忽略,人们关心的只是“我们怎么能输给古巴?”

前两天在纽约时报某专栏看到Obama被嘲讽,说他不识时务地批评美国的social security system现状,得罪了不少自己人。要知道social security可是在后大萧条时期罗斯福领导下对共和党斗争的一大胜利,现如今共和党人制造恐慌谣言,说等到Baby boomers这一代人退休之后现有的制度肯定承受不了,得进行大规模改革云云,实则是存心破坏来着。Obama这个呆子怎么上了他们的当呢?

这也是主义盖过了问题吧。为什么罗斯福的东西就不能改?连说都不能说?

一个世纪以前,Upton Sinclair写了一本揭露芝加哥屠宰场黑暗内幕的书,本想唤起大众对工人的同情,得到的反应却是一部掺了水的《食品安全法》。“I aimed at the public's heart, and by accident I hit it in the stomach.”又一个世纪之交,Michael Moore和Al Gore的运气会不会好一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