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7

Nostalgia

今天在地铁站,听到有人拉二胡,《梁祝》,便断定一定是中国人,过去一看,一个白头发老奶奶。眼泪唰一下盈眶,把兜里所有的钱(一共才3块钱好像)都给了她。出站之后要换的车来了,觉得不能就这样走了,扭头回到地铁里,老奶奶还没走。于是上前和她聊天。

她说她是四川人,儿女都在美国工作,她自己也来了10年,绿卡都拿了好几年了。原来在国内就是搞音乐的,专业小提琴,老了胳膊举不动才改拉二胡,“多轻松。” 在家呆着无聊就出来到地铁站拉琴消遣,街头卖艺的license一年才10块钱手续费,自带音箱设备,自制伴奏录音,每周六天工作一天歇,就当负重锻炼,惬意得很。跟她一说话不知为什么就有在家里和奶奶说话的感觉,很不争气地开始哭。老奶奶慌神了,说小姑娘乖,别哭,我看你这岁数跟我外孙女一样大,一个人出门在外多不容易,有什么困难就来找奶奶。我看你刚才给我好几块钱,奶奶不缺钱,就是出来散散心,这20块钱你拿着,就算是我喜欢你这个晚辈给你的好啦。

回到家后还很久定不下神来。深秋向晚异国街头,遇到大隐隐于市的故国高人。乡愁凶猛来袭,此时无声胜有声。

2 comments:

Angela X. Woo said...

为什么诗意总能掉进你的生活里呢

一格 said...

施舍与被施舍往往就是这样

凡俗的我们总是把二者关系颠倒

你果然有着诗意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