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07

Half done

昨天中午从家走到芝加哥大学去交申请材料。冬天午后一点钟,太阳已经西斜。我的影子长长地投在右手边古老公寓的红色砖墙上,——藤蔓都枯萎之后,才发现那墙本来的颜色。空气冷得凝重。我看着手里薄薄几张纸头,想这些就是人家所能了解我的全部了,然后又想像有三百人的材料放在那里,怎么可能分得清,最终还不如把风扇打开,呼呼一吹,看谁的分量最重,掉下来的位置最好。然后就想像几个月之后终究是一纸拒信回过来,又觉得丧气。这悲壮的短短一段路,竟走了那么久。

今天又弄完了三个十五号deadline的学校,已经到了对自己没有言语的程度,ps改了多少遍,每次都几乎重新写,改到后来提交之前终于又,写了一个长得跟以前全都不一样的版本,然后谁都不给看,义无反顾地交了。就觉得自己之前都白忙活了,临了结果还是玩即兴来着。蒙谁呢?

重要的还是,得扛着,事情怎么也得好好做完,结果两说着。得告诉自己说你能行。即使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好多东西,只要自己不乱丢,谁也拿不走。

立此存照。

4 comments:

木遥 said...

不患得,不患失,尽人事,听天命。
努力了就好,加油。

假如_爱有天意 said...

真的是很悲壮.很理解

Angela X. Woo said...

新entry不能留言?

建国前的优生话语,倒是读过一个日本人写的关于中国的。收在《新文化史》的某一个集子里面。

eyesopen@bdwm said...

我要学日语><...
某次写了一个不能留言的垃圾entry之后删了,没有改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