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8

1/23

最近没有看电影。一开学晚上就没有人陪我看两三个小时的电影了。以后得自己借自己看才行。木头忽然恢复了高中时代每天7点收拾停当出门上学的作息,于是我每天九点左右朦胧睁眼的时候,唯有无言起床,或是无言翻个身继续睡。

总之是闲云野鹤般没人管。反而又有一种负罪感,觉得饱食终日,无所作为。

前天去猫家给猫过生日,一进门就闻得满屋香。神奇的猫已经烤好了24个muffin,分别有八种味道,有

柠檬的;
葡萄干的;
燕麦巧克力的;
红薯的;
胡萝卜洋葱的;
香蕉梳打饼干的;
樱桃的;
还有一种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后来经求证是花生酱的。

3个人努力吃也只每种吃了一个。这真像魔法变出来的一样。每个白天黑夜这样平凡地过去,如果能够遇到猫,就觉得会有意想不到的奇迹发生。

芝加哥终于又非常冷。我就背着大包,揣着木头的ID,出没于芝加哥大学的各个图书馆之间。置身人群中,觉得全然可以乱真,却又明白地知道自己的游离。我的盲流求学时代啊。

1 comment:

木头 said...

抱歉,兔子。看了你很久以前的博客,忽然开始明白你说的孤独--和我在其中的角色。我没法说如果重新来一遍会怎样。我相信现在的我有能力能在你那段申请的日子给你更多的关心和支持,但是那个时候的我或许真的是太傻了吧--怎么就没想到早上等你起床吃个早饭再走呢。

很多事情不能再来了。很想你,兔子,刚才到湖边走了一圈,只把手拿出来了一小会儿拍个照就几乎冻伤。-21度,这个冬天好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