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08

大风雨之夜

嘉嘉把夏天从德州带来了芝加哥两天之后,一场大风雨又把这儿打回原形。读完韦伯《经济学通史》,目前残留在记忆里的片段如下:
  • 德国农村的格局,环状往外放射。人住在最里头,一圈一圈往外是菜地,耕地,树林,还有待开垦的荒地。正经的农户叫做Hide man。还有提到中国的井田制。
  • 俄国的农奴社群叫做“Mir"(米尔),下午看到格格共享了的文章里也还提到。
  • Oikos economy: no division between household and industrial establishment.
  • 很多种封建制institution中,殖民地种植园是较倾向于发展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种特殊形式,因其完全由大市场需求而生。传统的佃户农庄,农户按比例缴租,没有动力扩大生产,反正剩下的也只够自己吃。
  • 氏族势力(Clan?)的瓦解有两种方式:宗教组织取代氏族组织;复杂的政治官僚制度(在古代中国的情形,则未必)。
  • 中国的两种fiscal policy: a taxation state,只管收税,不奴役人民;a managerial (leigurgisch) state,驱使人民进入类似公社(保甲?)的组织,为己服役。(对照钱穆的详细叙述,可见这样的二分法并非绝对。如唐代的租庸调制,即是一个混合体。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实物赋税和人身劳役的关系则更复杂。对公社的讨论,令人联想到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A manegerial state,对人民的束缚诚然在此达到顶峰,——且打着让人民当家作主的幌子。)
  • 韦伯认为工人有两种:wage worker为有闲阶级定量供应奢侈品,price worker按市场价格卖面向大众的消费品。前者古今中外都有,只要有特权阶级,就有wage worker。而price worker则是大众日常消费商品化以后的事情。
  • 打通国际国内市场,实在是欧洲兴起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 韦伯的诗意语言。"The fateful union of iron and coal"/"How can water be lifted with fire?"(steam engine)/
  • 韦伯版的资本主义各要素:
1) 生产资料私有化(autonomous private industrial enterprises)
2) 打通阶级的自由商品市场;
3)理性技术(机器生产,最大限度的可计算可量度性)
4)可计算的法律(不愧是律师出身)
5)自由且只能出卖劳动为生的劳动者。
6)经济生活的商品化。
  • 韦伯认为理性的和非理性的现象都是资本主义,只不过形式不同。这与Braudel的意见相左。Braudel认为后起的、反市场的、非理性的那部分才是资本主义的精要。价值规律和自我调控的市场自古就有,并没有什么特殊。

记下来以免睡醒就全忘了。韦伯这座大山,够无数人前赴后继研究一辈子,且挖下来冰山一角就可以发展出一套自给自足的小学说。但读到另一个学术狂人Thorstein Veblen写的东西的时候,还是不禁悠然神往。这个号称遣词造句第一好的社会理论家,呆在芝加哥半辈子郁郁不得志。在Absentee Ownership的前言里他淡淡地说,我没有引很多已成型的政治经济学理论,不是因为我不同意它们,而是我现在关心的新问题,它们已经解决不了。于是我们到现在都还在用他生造出来的、奇崛又贴切的新名词。

4 comments:

Angela X. Woo said...

前一阵刚读T.Veblen的炫耀型消费conspicuous consumption :)

真羡慕你现在的生活

Angela X. Woo said...

前一阵刚读T.Veblen的炫耀型消费conspicuous consumption :)

真羡慕你现在的生活

eyesopen@bdwm said...

亲爱的加油,马上可以开始新生活了!
我的现状其实很偏安。很庆幸有格格带动我听课,从前社会理论相关的基础为零,至少有了一点点起步,以后再听到这些东西不犯怵了而已,离自己能提出有根据的见解还差得远。。

Angela X. Woo said...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09rr0.html
他的自传你有兴趣可以看看
我不喜欢他的性格,但他真的很猛,很令人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