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8

梦07-04-2008

2009.12.31 按:
整理blog发现这样一篇没有发过的draft...

============================
独立日放假,睡懒觉做了很清晰的梦。梦见北大钢琴社演出,却是在一个从没见过的大礼堂,设备好得惊人,观众群情兴奋,甚至要求加演。演出中化学院某同学倾情放歌,唱了类似敕勒歌的一首沧桑曲目,迷倒一片。该钢琴的曲目上演了,却被tw同学告知这架钢琴坏了,只能放录音。我手持麦克风特别傻地站在那钢琴旁边,话筒里传出断断续续不清晰的《悲怆》。观众开始退场,我看见观众席里Vic同学失望和鄙夷的目光。演出结束时我对观众发表了fund-raising的激情洋溢的演说,募得美元一大把,每个给钱的人都拿到了欧洲杯纪念明信片,上面还盖了6月18号的邮戳。再后来的后来,不知怎么和蛋女走在最后面,说些毕业了该如何如何的话,她大学时的男朋友也出现了,跟我说,他觉得把钱捐给我们很放心。攥着那些钱,还不舍得数,就和蛋女走回了宿舍楼。她回屋就累得睡下了,我则在床头坐定,忽然一动念头,坏了,后天就要回美国,新的签证还没有签,连预约的电话卡都没有买。这样没有办法回去继续学日语,也没有办法继续生活。忧伤忽然如涨潮一般漫溢了整个梦境,我就那样坐在床头发呆,无心去数旁边一堆散乱的一元美钞。

醒来以后很平静,第一个念头是继续睡,回不了美国就回不了呗,管他呢。第二个念头是你根本就还在这旮旯呆着呢,这都做得什么梦啊!

1 comment:

一格 said...

不像你风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