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08

07-14-2008

在日语课期中考的前夜,忽然发愿,在我老牛破车的本本上重装iTunes,然后一首一首地把1000多首音乐重新过一遍灌到iPod里面去。其间本本因为温度太高自动关机两次,穿插等待后台运行时背书若干段,终于在临近午夜时搞定。一个月没有像样音质音乐听,一下子放开了有点收不住。最后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大概已经两点了。

今天考了试,奔去城里见了房东拿了lease,把午饭落在家饿到崩溃,地铁坐错方向好几站,后来又把id落在图书馆的复印机。就在我刚刚开始以为与这个新地方已经两相熟悉的当口,才发现自己仍然笨手笨脚、跌跌撞撞。

其实一直以来的斗志,都是在说服自己不要被吓倒而已。要在这个园子里朝入暮出多少次,才能脱离旅游者的状态,才能来去自如。

大概我还是有点想家了。

3 comments:

Ke said...

难道你也有考试前夜不好好复习,做一些似乎无关紧要、却在当时那心血来潮的一刻感觉十分重要的事的习惯?

我经常会倔强地捧起一本与第二天考试内容毫不相干的书,读至深夜,再象征性地抱一遍佛脚。

这样做,是不是在寻求“上阵前”的安稳?

可是不安稳是否也有不安稳的乐趣。新的生活一步一步走过去,是否在跌跌撞撞之外还是会有些“尝试中”的新鲜感?

比如说,就在你想脱离旅游者身份的同时,我在Berkeley天天上下课看到参加新生orientation的“小屁孩”们,却总有冲动回到六年前...

木遥 said...

你那一千多首mp3的信息是自己手动录入的么。。。。

eyesopen@bdwm said...

我,我录入了一部分,其它的目前信息是空白。。
ke: 我觉得我现在要是回北大看见orientation,估计也会很感慨。我又从Hopkins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