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08

What are my sources?

在Baltimore的会上,和Timothy Brook的一位高足攀谈。问他是如何开始自己现在的研究题目的。他说,每个人不一样,他自己本来没有一个明确的“问题”,是被他手头的source引导进入现在的课题的。但有的人,是先提出一个自己觉得有意思的问题,然后根据问题来找source。

昨天在网上跟Xuan mm聊,她说回北京的时候,去很多档案馆想查资料,都一听说她在国外念书就直接翻脸不让进,或要具体到借阅书名、卷名的单位介绍信。我才意识到,收集source并不是一个简单明了的过程。我得能找到介绍信。我得能知道谁会给我开这样的介绍信,如何去和他们搞好关系、吃喝往来,档案馆的门才会敞开。到处都是social institution。到处都是political negotiation。说要写这些东西,自己得先熟谙这一套才行。

我的source在哪儿呢?不禁有点着了慌。我连一点archival research都没做过呢。:(

1 comment:

Angela X. Woo said...

一个是theory driven,一个是data driven啦~
angela发自Evansto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