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08

8-22

回芝加哥已经一周,漫长得不像了。

周末晴朗炽热的阳光下,和某人去看了芝加哥一年一度的Air and water show。自从看了那本The Cloudspotter's Guide里面关于飞机尾烟(contrail)恶化全球变暖的叙述以后,看着各种飞机在空中闪转腾挪画出图形,虽然惊叹,却也无太多的激动。周日和格格一起乘红线地铁从城南到城北西北大学与Angela小聚,多年不见,只觉越发相得。很多事情上,我都是无可无不可的人,心里可能有一些模糊的好恶,大抵悬而未决。只有在天蝎座小宇宙的笼罩下,才得以快意恩仇,嬉笑怒骂,人生忽然变得未知而有趣。。

今天一天欲雨不雨,欲晴不晴的天气,到了傍晚终于归结为一种不知晦明的藕合色天光。不知什么惊动了鸟群,很喧嚷了一回,又不知何时,忽然归于静寂。

最近看的书起了很多头,都没有结尾,回头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