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8

09-01

这次回芝加哥,天气特别暑热。到了九月第一天的前夜,竟然还热得难以入睡,半夜爬起来码无聊的字。

今天又与格格和Angela在灼灼烈日下转战于downtown的若干处吃茶店,不知不觉天光渐晚,corners bakery都打了烊。走出店门,望着夕阳照耀下芝加哥河两岸壮丽的楼群,觉得该说些伤感的道别的话,该好好拥抱,该表个好的决心,但终于还是言不及义。

我终究需要挣脱自己加给自己的、来自过去的束缚。在八月最后一天的这个晚上,或有意或无心,竟然看到了被成全的可能。

谢谢了。

4 comments:

假如_爱有天意 said...

最后一句怎么理解?我想知道,发EMAIL给我啊

一格 said...

"觉得该说些伤感的道别的话,该好好拥抱,该表个好的决心,但终于还是言不及义。"这exactly是我的想法。尽在不言中了那就。。。

看了这篇有些疑问,明天电话你吧。

Angela X. Woo said...

我也有疑问,是不是也该电你。。

eyesopen@bdwm said...

我没事,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