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08

其实还好

最近消失了很久,偶尔蹦出一两句话,都是心情很不好的时候,因此想说的也都是比较惨淡的光景,比如半夜被冻醒、中秋节冷清独处之类的。事实上远远没有那么糟,我也确实应该多给自己一些积极的暗示,不要high的时候high过就忘了;何况跟两年前的苦闷相比,现在已经强太多了。
所以我以后要多在这里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这学期我选了五门课。听起来很多,其实还好。一门是系里必修的methodological seminar,因为往年主讲的K.P.老师病休,又无人接替,无比善良的R老爷爷(以后简称R)倡议把这门课改成双周一次、无论文无作业的一年级cohort salon--名副其实的salon。第一次课我们消灭了若干扎啤酒和两大盘鸡翅,畅谈学术和人生理想。以后每次课要请一个faculty member来讲他/她在科学史研究方法学上的见解,仍会有饮料和食物。另一门必修课是科学史入门,听本科生大课,加一个研究生的讨论。Steven Shapin老爷爷(以后简称S)非常有人格魅力,听他的课、尤其是面对一众小本深入浅出地讲,是一种享受。上个星期刚刚结束对伽利略的讨论。这门课也没有论文及平时作业,只需准备一次presentation。我选了宗主国与殖民地之间知识的往复交通,"knowing at a distance"。
重头之一是Mark Elliott的清史档案课,需要写research paper。据说这门Qing Docs是从费正清老师手上传下来的,经由Philip Kuhn之手,如今传到ME手里,还在当年费正清的seminar room里上课,周围摆满费氏藏书,他老人家音容宛在。。上星期读了一则乾隆年间江苏江南总督的题本,参松江府娄县知县某人执法不端,勾结盗匪,乱用刑讯逼供的事。然后请了史料学大家Endymion Wilkinson本人到场讲解辞书工具书的使用,他写的《中国历史手册》据说至今仍是美国汉学界的bible。W鹤发童颜,思维敏捷,对平民的历史非常感兴趣。总之这门课就是竭力想接触第一手史料,the first step of becoming professional..
重头之二是K老师的中西医比较文化史,基本是讲Expressiveness of the Body那本书。期末也要交research paper。平时的response to readings要求用不超过2分钟的i-movie来做,之前曾经迷惘于为什么要花时间去学一个新软件,现在稍微看出点门道来了。这是要求你用一两百字来讲出一个有新意的argument,而不是一两页的冗长读后感,并且逼迫你去寻找能配合说明问题的图片视频资料。如果我说到中世纪欧洲把人体器官与十二星座相对应的事,我就需从网上找这样的图片,或者去图书馆翻原书的插图然后扫描⋯⋯
最后一门二年生日语课,主要用来保证每天早起。唯一缺点是班上有很aggressive的大叔型同学,整天闹着要组织language table。。
流水帐至此。从明天起,重新开始。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那张图真丑。。。。。

周書 said...

cohort salon听起来很不错。Harvard就是Harvard,感觉离传奇那么近

Angela X. Woo said...

methodological seminar
和我现在修的intro to graduate research模式完全一样,一次来一个faculty member讲自己研究领域、视角、研究方法和经验之谈。我们这里最常见的食物是cookie和cheese。。。。容易高糖高脂。

彼岸猪 said...

呵呵,给我发现了狡兔的另一个窟。:-)
生活真有意义,很好。我现在就是郁闷有心读书,没时间了,还是前几年的生活自在,却又浪费掉了。:-(((((

eyesopen@bdwm said...

我还觉得本科的时光被浪费了呢⋯⋯不过从现在苛求过去没有意义啦,所以只要当时开心,就不算浪费。:))
我以后会贴好看的图。。看了很多非常惊悚诡异的解剖图,骷髅摆pose手持沙漏,或自己把自己的皮剥开之类的,好看是真好看,但是看久了还是⋯⋯-_-
Vesalius的书: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eJI1A7OWeKsC&printsec=frontcover&dq=vesalius#PPA1,M1
注意封面,剖开的人体头顶伫立的骷髅,Vesalius在凝视着我们,左手指的正是那具骷髅,寓意人生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