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08

科学革命、Ginzburg、情杀案

在芝加哥过完周末回来就发现家里来了暖气。家里一暖和,一下子人就变得活泛起来,话也特别多。今天下午先跟于文在Peet's讨论学术,激动地说了两个多小时,然后晚上又去同班同学M家,就着红酒和她做的Ravioli聊了三个多小时。所以现在又处于微醺状态,我现在怎么喝一点点酒就会脸红了?!

傍晚上课lead discussion两小时,题目是十七世纪西欧国家进占东南亚香料产地同时,在所到之处进行细致的natural history investigation的事。科学革命的历史,在人们印象中总是天文和物理打头阵,化学要等到拉瓦锡才算革了命,生物要等到林奈/孟德尔/达尔文,医学要等到germ theory。稍微仔细地反思一下这个叙事架构,就可以批评它把我们当今的学科分野硬套回到古人头上去,并不能对当时的历史面相给出满意的解释。成立于英格兰王室复辟当年的皇家学会,不仅支持波意耳等人的实验研究,同时也在花大量精力获取殖民地自然物产的详细信息。至于荷兰东印度公司(VOC)这样的半官方半私人大企业,更是派大量人员出发考察地理风物,包括派医生到热带群岛去研究哪里的疾病和土方疗法,写出翔实可用的手册,广为流通。相比之下,被奉为科学革命巅峰成就的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在他有生之年不过只有十几个人能完全看懂,发行量也要小得多。如果衡量科学在现代世界秩序建立的过程中起到的作用,恐怕不能小觑了十七世纪穿梭于亚洲、美洲和欧洲之间的商船。就算只关心几个有名的人物,真正去看他们的原作,Robert Hooke, Rene Descarte, including Newton,都无一例外用大量篇幅讨论医学、人体构造、以及炼金术。

另外现在市面上有很多popular book,为了解构”科学革命“的意义,往中世纪教会传统去找寻伽利略、牛顿等人身上的传承。没错,所谓宗教和科学的冲突很大程度上是后人附会的,以上说的所有人都极其虔诚,但这并不能抹杀地理大发现以及环球商贸往来对于十七世纪欧洲的深远影响。This is not a Marxist argument, but attributing everything to Christianity just will not work.

下午Carlo Ginzburg来做讲座。听了40分钟,因为有课而不得不早退。其实我多少是抱有去瞻仰大牛风采的粗浅想法,没有看过The Cheese and the Worms... 听于文说曾在某访谈中读到Ginzburg当年在伦敦和E.P.Thompson一起痛骂福柯。-_-bb 从这个星期开始,他将在这儿连讲三周自己最新的research。在我所听到的40分钟里,他以Reproduction为主题开讲,art is a reproduction of nature, but is it necessarily an inferior one? Do alchemists reproduce nature? And counterfeiters? And Poets(Dante)? ... ... 我真希望我能听懂他不断征引的意大利文、拉丁文、法语、德语名词⋯⋯

能够联想到的一个point是上周读的英国皇家学会历史,该书基本是为该组织做宣传用的propaganda,里面谈到很敏感的问题,即进行新的研究是否对亚里士多德不敬。作者用了一个很聪明的argument说,do we want to merely imitate the master by replicating his portrait again and again, or the true offspring of his intellectual endeavor, which needn't be exactly the same as the ancestor. Portrait vs. offspring. Artificial reproduction (note the connection between "art" and "artificial") and biological reproduction. 与Ginzburg试图想要传达的东西看上去非常相似。其实复制的问题在科学史的框架下也有很多问题可以做,比如从什么时候起人们才公认验证某结论的方法是重复该实验,如果不能重复的话会怎么办。至于他所说的Art与reproduction的关系似乎牵扯到文学理论和艺术史,更深的东西我就说不出来了。。

不过,还是非常享受听Ginzburg用顿挫有致的意大利语朗读《神曲》,即使半个字都听不懂。下星期还要去!

最后附注周三下午清史档案课读到的一宗情杀案。。乾隆年间,直隶某村村民王黑为儿子聘娶女子王氏。王氏先前即与村民王皮脸(weird name...-_-bbb)有私,结婚之后回娘家,又和王皮脸旧情复燃,被叔叔发现,扭送夫家。公公王黑认为这样的媳妇不要也罢,决定把她卖给别人(万恶旧社会。。),王氏听闻,偷跑回姨娘家躲避。王黑就找了一个叫做李明的人帮他寻找王氏,结果果然找到了。李明看王氏苦苦哀求,答应帮她向王黑说情不卖,王氏才跟他回夫家。然后事情就发生了蹊跷的转折——李明在劝说王黑的过程中不知为何大打出手,王黑执砖头追打李明,反而被李明抢过砖头打过来,伤了脑袋,一命呜呼。最后本来和王家人没什么关系的李明被判绞监候。

point 1: 这则题本是直隶总督直接写给皇帝的,十四天后内阁批下来说,让刑部给个意见。我们看到的这一则,是这案子从宫里传到刑部之后留下的摘要纪录。刑部给出处理意见,再传回皇帝那里,有了最终意见之后,才辗转送到地方政府执行。直隶还算是近的,路上不要多久,要是边远省份,处理这样一个案子还不知道要花多少天。

(irrelevant) point 2: 王黑家和王氏的娘家都姓王,可是王黑为什么要找李明这个外姓人来帮他找人,不顾忌家丑外扬,这个人一定不简单。另外李明会不会也看上了王氏,才答应帮她说情(this possibility was first hinted at us by Professor E, btw)。。

(even more irrelevant) point 3: 王皮脸是个没良心的家伙。

2 comments:

一格 said...

情杀案显然比前两个关键词有趣

我读的时候就感到李明和王氏有一腿,我太不纯洁了
当然,是因为“情杀案”三个字已经暗示了

Lead discussion对我来说还是很大的stressor的说。。。

Angela X. Woo said...

没错!exactly!
我在第一秒就直觉李明有私心,估计是胁迫王氏和他那个,才答应帮忙说情的。

lead discussion很challenging,而且和在座众人的performance极有关。。

你写的东西,你领域的事情,总是充满了审美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