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08

11-09

写点什么呢。

科学通史课在告别了牛顿之后,用一个星期讲完了Linnaeus和Buffon的十八世纪,然后就直接跳到了达尔文的十九世纪。颇为不过瘾。我知道老师们是想宁可花多点时间把自己熟悉的东西讲透,宁缺毋滥,好吧,本来就应该自己多看书。翻了Dorinda Outram综述启蒙运动的小册子,收获是另一列书单。这个系列还是不错的,如果想从头了解一个领域(尤其是最近几十年学术走向)的话。

与林奈自命为“第二个亚当”的救世情怀相比,我更喜欢Buffon的Histoire Naturelle。插图可爱平实,文字有世俗理性的智慧,尽量不动用上帝来解释问题。林奈声称自己的分类系统揭示了上帝造物的意图,Buffon则认为一切分类系统基本上都不可能完全正确,仅仅是图方便,更重要的是区分物种,而不是建立复杂的hierarchy。

说到十八世纪,The Great Cat Massacre非常非常好,强烈推荐阅读。然而Robert Darnton所描述的一切都只将我带到1789年的前夜,戛然而止。非常希望能有整块时间来把启蒙运动这一块切割、拼缀、糅合、吃掉。。

秋意渐深,连续几天小雨,却一点不冷。晚上沿着红砖铺就的步道回家,街上人声渐息,细雨湿衣,每一棵树下,都落了厚厚一层树叶。旧货店门口终夜亮着一盏灯,照在墙边藤蔓和一把锈驳的椅子上,那时光温润而美好。

每个星期都在周三晚上精疲力尽地结束,然后周四周五就想可以干点杂事,周末就觉得理所当然应该休息,换来周一至少可以抖擞地去买一杯早晨的咖啡。从上个星期日送走HB,到今天,漫长得好像过了一年。他在的时候,做了比之前一个月都多的饭。又变成一个人以后,看着一冰箱的菜怎么都吃不完。

有时候还是会疑心自己的交往方式有问题。为什么话还是这么少,每次party还是离开得最早,在会议场合也不知道要如何social。昨天在听完整场报告之后,对着免费午餐逡巡许久,终于还是怕在圆桌坐下没有话说,跑回家自己煮面条了。非常的怯懦。

不要担心。我只是想反省一下。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也不太会social。。。确实很头痛。

周書 said...

嗯,social的问题,我也有。太理解了

木头 said...

我觉得我们还是有自己的文化习俗,不是特别能融入美国式的社交方式里去。

一格 said...

好有味道的一篇。

social的问题我倒是比以前进步了一些。主要有两次眼睁睁看别人在我眼前做示范,如何去跟benedict anderson套词。。。

其实没什么,就是不管别人怎么想,只管说自己的,混个脸熟。>__<

Angela X. Woo said...

我也是这样,social上面表现与你完全相同。。。不知道怎么办
而且不是有话说却说不出,更多时候是觉得没什么可说;就是“不管别人怎么想”也帮不上啊

eyesopen@bdwm said...

恩我周六的case属于没什么可说。。
不知道。忙起来就不想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