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08

Google reader

會用了!!!

其實一點不難。。感謝所有先知先覺的同學們⋯⋯

不過,誰能告訴我為甚麼yculblog的地址無法添加feed?

冬日午後,和Vic在一個也叫燕京的飯館吃飯。某人一邊批評不好吃,一邊吃得很香。我要了一份炒河粉,吃一半就飽了,留下一半帶回家,明天加上新鮮蔬菜,又不用發愁覓食了。

然後有陽光從廚房照進來,隔牆的樹上僅剩的幾片紅葉特別耀眼。房子的問題還是此起彼伏--洗手間的水龍頭又不怎麼出水了。我想這房子的管道網絡也許真的年久失修,暖氣一開始運轉,地板下就傳來管道們的淺吟低唱,還有偶發性震顫和蒸氣噴發⋯⋯

奇怪的是也並不太在意。一幢不怎麼靈光的老房子,住一個不怎麼靠譜的我。於我於它,都得相互將就些。每天晚上關燈睡下,聽著它快活地哼哼,倒好像是友善的催眠曲呢。

今天戴著寧子送我的毛茸茸耳罩去學校,在燕京圖書館碰見E老師,看見我戴著兩團白白的毛球,先愣了一下,然後破顏大笑。一屋子的人也都忍不住笑了。燕京永遠是這樣親親熱熱像個後院,不像Widener高高在上的樣子,最近又新加欄杆,連左右的高臺都爬不上去了,還有啥意思。

我真喜歡嚴肅的E老師開懷大笑的樣子。還有K老師新近理過髮,忽然變得乖乖的樣子。自己的一大堆問題,都可以暫時放到一邊。

貼新房客的mv,最近上學路上總是想起它。我見過一場海嘯,沒摸過你的羽毛。

2 comments:

hujie said...

这歌好

一格 said...

啊,我以为你早就在用呢!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