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08

流水

今天早上七点钟起床,晚上十一点半才到家。

先去见了一位家住团结湖的长者,我以后在这儿叫他团结湖爷爷。

然后见了在国贸上班的然然,给她送书,顺便一起吃午饭。

然后去了三联。午后的无轨电车,阳光非常好,恍惚间如果喃喃说出“停一停吧,你这样美”就可以永远地留在这个冬日。买了两本书准备阅毕送人。

下午又和isolde同学练了三个小时琴。下次再合奏这些曲子不知道是何时何地。

晚上在北新桥见茜和潇,在鼓楼附近的一家贵州餐馆把盏畅谈至十一点。东城永远是我们的温柔乡。都说了什么呢,现在只记得这句:

惟有今日种因,他日才会结果。所以宿命论是不对的,“我命由我不由天”也是不对的。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让我在年末了结掉所有年内该了结的事情。午夜时分空荡荡的四环路上,出租车广播里传出陌生而温柔的歌声。从来没有这样清醒地意识到,未来的一年,自己要一个人,好好地过,不存任何虚妄的幻想。

此刻心里一遍一遍竟还是格格那句话:我很好。勿念。

7 comments:

一格 said...

怎么变成弓箭街了?

2008终于要过去了,我们都要好好的。

eyesopen@bdwm said...

恩,说明我已经彻底搬家了。。
(弓箭街是现在住处附近的街名)

Jia (Jasmine) said...

你的确是气质不一般的女孩

彼岸猪 said...

哈,新家留脚印. 其实我一直在这儿偷窥来着。^_^

木头 said...

我还是无法理解你的这份固执。

Hzzz said...

Happy new year~ tu zi~

ke said...

雖冷清些,卻更樸實無華,豈不也好?

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