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09

a linguistic turn

这学期要同时学日语和法语。后者纯是阅读,一学期学完这本书。今天第一堂课,直接过了数百个与英文形似词和短语。生生地盯着这样的书名看:

L'enfer des peuples anciens, ou Histoire des dieux infernaux, de leur culte, de leurs temples, de leurs noms, de leurs attributes.  Avec la description des morceaux célèbres de peinture, gravure & sculpture des artistes anciens & modernes qui ont représenté ces divinités.  Par M. Delandine.

(The Hell of ancient peoples, or history of the inferno Gods, on their religion, their temples, their names, their attributes.  With a description of famous pieces of painting, graving and sculpture by ancient and modern artists who have represented their Gods.  By Mr. Delandine.)

字典还没有到手,肯定有不精确的地方。不过,真喜欢文艺复兴时期这种冗长的书名。。

另外还有两个reading seminar。R老师宣布他的医学史文献课不需要写论文,所以到五月的时候,应该不会很忙,只有一篇史学理论课的综述要交。

昨天见到s,把她吓到了。据说那天我周身笼罩着一种顽固冰凉的气场,谈到任何问题,都用极其理性的分析招架过去。这就是前两天过于用力地自我规训的结果吧,逃不过她的眼睛。

所以白天才会那么困,而又费尽心思去严防死守那些走神的时刻。昨晚梦见和Angela跟格格一起在蓝旗营附近吃饭,醒来无限哀伤。我只能在这里给你们描述我苦心营谋的生活,告诉你们一切都好不要挂念。

傍晚路上,望见纤细美好的新月。回家做了白萝卜丝馅饼,只有一点点牛肉和鸡蛋,几乎是素的,也很香。回头会贴recipe。

陌生的语汇带来的快乐是难以言喻的。翻着满篇不认识的字,就像置身于完全陌生的城市,越生疏,越安全。

Embrace the linguistic turn.

6 comments:

ke said...

兩門語言一起學并非易事,敬佩你的認真與自律,也多少有些自慚。

Bonne chance!

trecento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一格 said...

同自惭。。。你还没怎么休息,竟然又要打下一仗了!劲头真足,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我的确挺挂念你的,可是又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可担心的。好多不言自喻的共鸣,也有好多不言自喻的矛盾。

Angela X. Woo said...

我刚买了一本那个书,看到你entry 5分钟之后。。学语言是很幸福的事情。我特别感同你说的“完全陌生的城市,越生疏,越安全”。一直发愿到西北后捡法语,转眼已经两个学期,全无眉目。

其实很熟悉你现在的那种生活和感受,曾经也常常是这样的日子。如今生活变得柔软大肢,可看见你的字,突然觉得有点伤心。一半的我很想重新拥有那样决绝的状态。
我想我可以调整自己,某种程度上变得可以陪住你。我也希望自己找到那个平衡。

说的太混乱。
看到你的梦,想死你了。要保重。

eyesopen@bdwm said...

Ke: 以后我们聊天又多了一种语言可以用:)
HW姐姐什么时候一起吃饭?
格格你的第二段话我也想对你说。。好久没见你写东西了。。
A: 我都明白,恩,在某种情势下,就只能选择以某种姿态生存。不应该逆着自己的性子来。
加入了netflix,开始从你的memo里找电影看。那本法语阅读书看了两章,暂时还不是很frustrating...

宁子 said...

真的好幸福的日子,仿佛看见你坚定的样子,“平静的喜欢”和“无止境的好奇”是一种多么奢侈的结合。。

哈哈这个“顽固冰凉”的气场十分想见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