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09

燈塔山的清晨

昨天在Iowa工作的小姐姐來找我玩,住在我家。下午見到她,一起去喝了珍珠奶茶、吃了海鮮拉麵、在Newbury Comics買了盤,天就迅速地黑了。上一次同榻而眠,恐怕還是小學的時候在科技館的舊家,我們倆還有另一個小姑娘橫著並排睡在我爸媽的大床上。昨晚關燈睡下之後,聊到不知道幾點,後來聽著她均勻的呼吸聲,不一會兒也就安穩地睡著了。

她的長睫毛依然美麗,說話還是那麼溫柔。我們一起長大,同時出國,同時畢業,同時找到後幾年安身立命的工作。和兩年前比,我們都令人悲傷地憔悴了很多。今天清早七點送她到機場,看著她下車離開,早晨的陽光灑滿空蕩蕩的車廂。也許十年之後,我們都會成家立業,在一個地方安頓下來。可就眼下的情形看來,該從何處安頓起,竟然一點線索都找不到。

親愛的別著急,一切都會水到渠成地發生。

送走她之後中途下車,到燈塔山(Beacon Hill)一帶遊逛。這裡據說是波士頓最昂貴的住宅區,查爾斯河下游東岸的一小塊高地,緊鄰著州政府耀眼的金頂,每次乘地鐵過河,往北看就能認出來。休息日清早,整個街區都還在睡夢裡,街燈也未熄滅,安靜極了。陽光開始照在最高的窗戶上,古老的鐵飾雕花百葉窗。沿著傾斜而狹長的街道慢慢走,好像變成了隱形人。
走到山頂往下看的樣子。
燈塔山的快樂街?有趣的地名還有檸檬街(Lime St.),海狸街(Beaver St.)之類的。。
天原來是這樣亮起來的。
毛茸茸的枝枒,等到花開季節再來看。。

人家門口的小花園,帶紅圍脖的企鵝們。
穿過Beacon Hill就是開闊的Boston Commons和Public Garden。從來沒注意過這裡有這麼多大樹,兩人都沒辦法合抱的那種。它們站立的姿態都好美,忍不住照了好幾張。


再走幾步就到了上次去過的咖啡館,也不過才九點。於是又在同一個座位上看了一上午書,吃了蘋果核桃鬆餅(scone是這樣翻譯麼),然後曬著正午的太陽回家。天天都能這麼早睡早起就好了。
---------
淡淡的豆瓣,大家都去顶。。声音有点听不出来了。。

6 comments:

木头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eyesopen@bdwm said...

这是谁呢。。@@

木头 said...

看淡淡的照片回忆起以前剧社一起玩的样子。在剧社版上看到关于她在情人节创作歌曲的事:)

滴溜儿 said...

我很喜欢这篇
不知道什么时候你跟蔚蔚能过来找我玩
我觉得scone应该是苹果核桃烧饼哈

eyesopen@bdwm said...

烧饼!!!好久没有吃过了。
我还真在策划一小趟。。咱们回头单独说:)

滴溜儿 said...

收到 那太好了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