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09

碎片(1)

草地里多了好些灰羽黄腹的小鸟,不飞不叫不见觅食,只管站在那儿怔怔地望着天。可能它们还不太习惯这个世界。
雨落在伞檐以外所有的草坪上。不知道多久以后,天黑了,我们各自回家。暗夜的门外有行人牵着狗走过,脚步声湿润而迅捷。
格格离开波士顿的那天,我的邻居们也搬走了,于是无线网信号神秘消失。冥冥中有些什么样的预兆?我开始给自己朗读,在段落之间屏息聆听;藤蔓草木正从地下很深的地方向上生长。做梦;醒来。火车穿过冬天的树林。就让我们再数一些时日。

4 comments:

danqing said...

我们也一直用邻居家的无线网络,每当放假没有信号就只能勤去学校...

said...

有时一个人要的空间很大,有时却会想把自己缩到一个四面包围的地方,好像那样自己能把它占满。

呵呵,说点轻松的,这两天晚上都会听一会儿明朝那些事儿,在土豆上有,好像睡觉前看了一天的电脑和书了以后就想听点东西:)

一格 said...

读得我莫名的伤感。

飞机落地芝加哥的时候,居然是一片新雪,蓝线故障,绿线萧瑟,再没有波士顿的明媚温馨。

这,似乎冥冥中也预示了什么。

这几天象做了一个梦,我有很多话想说,却又无从说起。

eyesopen said...

我们飘来飘去的人生啊。。
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