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09

此度见花枝,白头誓不归

今晚chen-san来,一起做了牛肉饼(不输给家园夜市的),熬了冰糖百合粥。经过艰苦奋斗,终于成功打开了她带来的酒,喝完之后有点醉,于是一整晚话匣子打开了就收不住。

最近过得非常轻飘,需要些实在的东西坠着。码字似乎是一种管用的方式,和人交谈是另一种。有时候码字会产生砌墙的不良影响,交谈则没有。另外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整天在网上看韦庄词。“金翡翠!为我南飞传我意。旧欢如梦里。”“碧天云,无定处,空里梦魂来去。”“惆怅晓莺残月,相别,从此隔音尘。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清晓妆成寒食天,柳球斜袅间花钿。卷帘直出画堂前。”悲伤就哀艳到极致,欢喜也如此慨然无畏。于是有拨云见日的功效。

底线中的底线是,哪怕永远都得不到,又能怎么样呢。

昨晚去现场听布鲁克纳第七交响乐,发现如果一边听一边想着绝对音准,就能从头到尾全神贯注。当然不可能完全听对,但可以蒙,而且即使错了也没有关系,没把握的时候就猜是C,然后听出不对了再改。反正主和弦是E,大的段落最终肯定是会停在E或其它相关的和弦上的,可以提供很多暗示。跟着绝对音准听,就相当于置身其中完完整整走了一遭,随它攀屈伏俯最终柳暗花明;而不是像听赋格一样,把曲子放在面前,然后摆起架子去审视剖析。这样的大曲子拒绝被剖析,它太矛盾、太庞杂,各种暗线旁逸斜出,剪不断理还乱。还不如直接代入进去,反而觉得就应该是这样的,每一个无法清晰分说的困境,才构成生活本身。最后终究是能够走出来,睁开眼,看到音乐厅、铜管乐器上的闪光、弦乐组弓弦颤动齐奏最后几个和声。散场之后前面的所有细节都想不起来了,但人生从此又变得不同。这一个多小时的演出就此死死地嵌在了这个乍暖还寒的、Vic同学25岁生日前夜的所有记忆里。

又说这么多。都是因为喝了点酒。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拿第二乐章试试看,如果我们已经知道第一个音是升c(E大调的关系小调),那么后面的旋律可以跟着它唱出来,和之前会不会感觉不一样?

8 comments:

said...

@@一边听音乐一边想音准。。
下周CSO有一个巴赫的小音乐节。今年年初似乎是很多音乐大家的生日,比如海丁克今年80岁,巴赫3.31生日,等等。于是芝加哥的wfmt 98.7就一直在放他们俩指挥/创作的音乐,非常不错。

eyesopen said...

巴赫3.21生日~

Jia said...

“ 最近过得非常轻飘,需要些实在的东西坠着” 。
cannot agree more.

Wen said...

可惜不管什么旋律我都会自动转换成首调,所以体会不出区别。小时候没有坚持练琴的后果。。。

said...

An interesting thing when I investigated the birthday problem: turn out 3.21 and 3.31 are both right but according to different calendars
http://en.wikipedia.org/wiki/Old_Style_and_New_Style_dates

bsdz said...

呵呵,你真是相~当的能码字。。
我都荒成什么样儿了,sigh

VicFengHunt said...

赞:)

我听第一乐章的时候是想着卡拉扬的音响和音色,听第二乐章的时候想的是自己如何克服重重艰难险阻,然后联系到现实中,艰难险阻好像还更大一些。。于是就累得不行,最后听完了连鼓掌的力气都没有了

eyesopen said...

尤里安历和格里高利历的关系很好玩,我也想有时间好好研究它一下。
我以前听音乐从来不想绝对音准⋯⋯不知道哪天是怎么了,可能是金星逆行⋯⋯
飞:我这不是放春假整天没事儿干么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