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09

Salem之前世今生(二):城鄉矛盾

2

薩勒姆以北6英里,有個城鎮叫Danvers。它曾經是薩勒姆鎮(Town of Salem)下轄的一部分,被人們稱為薩勒姆村(Salem Village),1692年的逐巫案就發生在這裡。到後來說起此案只知Salem而不知Danvers,因此慕名而來的遊客們自然一無所獲。
六英里的距離在今天看來,也就是開著車聽完一首小曲子的工夫;可是在十七世紀,卻足以懸隔兩個背道而馳的世界。靠近海港的薩勒姆鎮商貿興旺,越來越繁華,而相對閉塞的薩勒姆村卻不但分不到好處,反而還要年年給鎮上繳稅。有錢有勢的商人們把持了鎮子的政權,並且與Massachusetts殖民地高官過從密切(當時美利堅合眾國還不存在!),幾次三番打壓薩勒姆村試圖從鎮子獨立出來的提議。他們當然不希望白白放棄從幾百戶人家徵稅的權利,另外隸屬於城鎮羽翼之下的村莊,畢竟能夠最為方便地為港口提供生活必需的農產品及冬天取暖的木材。

對於村民們而言,城鎮卻日益威脅到他們的生活。隨著城市擴大土地逐漸流失,1660年平均每戶擁有將近250英畝(acres)的耕地,到1690年,銳減到125英畝。農民們給城裡人繳稅卻分享不到任何公共設施,更加不方便的是,人們需要跋涉很久才能到鎮上的教堂去參加禮拜以及其它宗教活動,在新英格蘭嚴酷的冬天,六英里的路程足以讓人望而卻步。但村莊是沒有資格建立自己獨立的教堂(Church)的,除非薩勒姆村能夠取得殖民地當局的同意,從薩勒姆鎮獨立出來成為單獨的行政單位。然而在當時的局面之下,經過多年努力,也只是獲得了一個折衷的結果:1672年,薩勒姆村獲准成立自己的分支教會(Parish),並聘請了自己的牧師入住。

雖然村莊仍然隸屬於城鎮,但有了自己的教會,實質上已經邁出了獨立的第一步,於是希望獨立的村民開始利用教會來發動村民,爭取更多的政治籌碼。與此同時,另一部分村民卻因為住處毗鄰城鎮,頻繁和城裡人做生意,並且仍然每週去鎮教堂做禮拜,對村教會的活動充耳不聞,自然也就反對村莊獨立。新教會的建立不僅沒有傳播福音,反而加劇了兩派之間的矛盾,遠道而來的牧師夾在中間受氣,都不願意久留,十幾年內換了三四任,直到1689年,主張獨立的一派占得上風,把村教會(Parish)升級為教堂(Church),野心勃勃的塞繆爾⠂帕里斯(Samuel Parris)受聘成為新牧師。帕里斯不受歡迎的個性讓村子里的派系鬥爭愈演愈烈,兩三年來,村教堂的彌撒門可羅雀,應該由村民支付的牧師工資也經常由於爭吵不決而拖欠。多年來積攢的怨恨和不快,最終竟以一種匪夷所思的方式被發泄出來:1692年早春,帕里斯牧師11歲的姪女Abigail和一群女伴突然行止異常;從二月到九月,一百餘人被指認為巫師,其中十九條人命最終斷送在這場由來有因的劫難上。

需要指出的是,當時村莊和城鎮由於路途遙遠而貌合神離的情況並不少見,教區劃分和牧師任命的麻煩也不止發生在薩勒姆,例如Cambridge鎮和Cambridge村就經過多年的交涉,最終後者獨立出來成為今天的Newton鎮。年輕女子集體行為怪異譫妄的事情也有先例,可是在1735年的Northampton, 女孩們的精神失常被解釋為神啓而非巫術,反而讓村民變得更加虔誠和平。1692年之前,麻薩諸塞法庭也受理過其它巫術案,但每次最多兩三人被認定有罪,或當眾懺悔、或被處決,風波都很快被平息。為甚麼唯獨在1692年的薩勒姆,恐慌如同燎原之火,一發而不可收拾?村莊與城鎮的積怨本身並不能成為令人滿意的解釋。
薩勒姆鎮中心的教堂。不知道當時反對村莊獨立的一派村民,是不是每週到這個地方來做禮拜?

3 comments:

said...

真有意思,回想起许多戏里的事情。但是这本书仍然没有解释这些女伴为什么会精神失常是吗?有点记不清了,是谁出来指控镇里有巫师的?

这两天在看托克维尔,觉得和你这里写的对照着看很有必要。在那本书里看到的多是美国的城镇如何实行民主,人们的意愿如何得到政府的尊重。但可以想象即使都是从英国移民来的人们在本地居住一段时间后也会渐渐建立等级,并且积累一些矛盾。

eyesopen said...

越写越长了,555。。

said...

搬板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