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09

Salem之前世今生(四):招魂楚些何嗟及

4
後母瑪麗和小兒子約瑟夫在整個逐巫風波中,的確未傷毫髮;因此Putnam家和Porter家之間、甚或兩種價值取向之間的矛盾並不能構成完全的解釋。類似的家族恩怨到處可見,為甚麼單單在1692年的薩勒姆演變成為這樣的公共恐慌?讓我們先來簡要回顧一下事情的大致梗概,看看到底哪些人被控告,而其中哪些人最終被推上絞刑架。

1692年2月29日,此時距離女孩們的怪異舉止被發現已經有一個多月之久。薩勒姆村的三名婦女最先被指認為女巫。她們是印地安奴隸Tituba、桀驁不馴的乞丐兼蕩婦Sarah Good、新近再嫁給愛爾蘭移民的寡婦Sarah Osborne。Tituba很快供認自己是女巫,並栩栩如生地描述惡魔的樣子,恐慌繼續蔓延。帕里斯牧師的禮拜開始門庭若市,他帶領村民進行了幾次絕食祈禱,而女孩們的怪異行為依然如故。
3月20日,Putnam家的兒媳安娜在來訪的牧師面前突發癲狂,指稱薩勒姆鎮上頗為富有的再嫁寡婦Martha Cory的幽靈在折磨她們。次日,Martha被逮捕。雖然Martha多年以前曾經與印地安人奴隸私通生下混血兒,但作為村教會的正式成員,她的地位比最初被捕的三人已經高了很多。
3月24日,在Putnam母女歇斯底里的指控下,富有而德高望重的老婦人Rebecca Nurse被捕。
4月11日,事態繼續擴大。檢舉女巫的法庭從薩勒姆村移到薩勒姆鎮;Abigail Williams和Putnam母女在寫給法庭的信中,檢舉薩勒姆村前牧師George Burroughs為巫師。4月底,整個麻薩諸塞殖民地舉行公共絕食祈禱。
數以百計的嫌疑人相繼被指控,從Sarah Good4歲的小女兒Dorcas,到新近當選為鎮會議召集人的富商Daniel Andrew (Porter家的女婿)和Philip English,監獄人滿為患,管理人員焦頭爛額。然而像樣的審判卻遲遲無法進行,因為從1689年開始,麻薩諸塞殖民地的最高權力機構就處於半癱瘓狀態,新任命的長官一天不從英國到來,法官就一天不能得到任命,處理逐巫案的特別法庭更無從談起。直到5月14日,新任長官Sir William Phips爵士才姍姍來遲;6月2日,新近組建的特別法庭才在薩勒姆鎮召開第一次審判。如果從年初開始的恐慌能夠在更強有力的政府和法庭干預下得到控制,恐怕事情也不會發展到這般田地。
薩勒姆鎮Town Hall。300多年前,審判也許就在這裡進行?

6月10日,薩勒姆村與鎮交界處的酒館老闆娘Bridget Bishop被判定為有罪,在鎮西側的山坡上被執行死刑。
6月29日,法庭第二次開庭,5名婦女被判有罪,7月19日被送上絞刑架。Sarah Good在臨死前向勸她懺悔的牧師叫喊道:“I’m no more a witch than you are a wizard, and if you take away my life, God will give you blood to drink.” Rebecca Nurse也在同日赴死。
8月5日,另外6人被判有罪,兩週後行刑,其中客店老闆John Proctor的妻子Elizabeth Proctor因為懷有身孕而幸免於難。John Proctor本人和牧師George Burroughs和其他三名婦女的屍身隨後被拋棄荒野。
9月初的第四、五次審判中,一共15人被判有罪,其中2人逃脫,5人通過當眾懺悔而被赦免,拒絕懺悔的8人被處死。其中Martha Cory的丈夫Giles Cory拒絕對指控做出任何回應,審判無法進行。為了迫使他為自己辯護,法庭對他施加了名為peine forte et dure的刑罰,往身上堆壓重物。Giles Cory就這樣被折磨至死,始終未發一言。
10月12日,Phips爵士下令停止逮捕新近被指控為巫師的嫌疑人,並很快解散了特別法庭。
1693年初,仍被關押的五十餘名犯人被全部釋放,逐巫案風波至此告一段落。
"Giles Cory, pressed to death, Sept. 19, 1692"

3 comments:

Mingyu said...

“招魂楚些何嗟及”这个题目用在这里很有意思。读完你的Salem系列,倒有些“茫然四顾”之意。

eyesopen said...

浮云同学好~可能因为最近本来就过得很茫然⋯⋯

Mingyu said...

从格格那里连过来的时候就在想,你这个名字和Kubrick那部“Eyes wide shut”又没有什么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