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09

Salem之前世今生(三):繼母與女巫

3

話說Putnam家和Porter家是薩勒姆村資歷最老、最興旺發達的兩戶人家。兩家的當家人都叫約翰,膝下都子孫滿堂。然而1640年和睦友好的兩家,五十年後卻勢成水火,究其原因,竟然和當初兩個約翰選擇的房屋位置有著微妙的聯繫。Porter家住在村東,靠近通往鎮子的大路,務農同時順便經商,好幾個Porter家的女兒,都嫁給了鎮上的人家,有甚麼事情都在鎮教堂辦,幾乎從來不去村教會。Putnam家住在村西,耕地都遠離交通要道,經過一次失敗的商業投資之後專心務農。Putnam家的幾個兒子都是熱心提議成立村教會的頭面人物,和帕里斯牧師私交甚好。不出意外地,逐巫案裡面和Abigail一起鬧得最兇的,就是Putnam家的小孫女安娜,以及她也叫安娜的母親。

村東或村西,本來也就是一念之差,卻從此走上截然相反的氣運。老Putnam的長子Thomas Putnam Sr.,和第一個妻子生了八個孩子,本來已經擁擠不堪。誰知喪偶之後的老Thomas又迎娶回家一個年輕的妻子瑪麗,生下小兒子約瑟夫,愛若掌上明珠,遺囑里把最好的田地家產都分給了他們,讓長子Thomas Putnam Jr.及其妻子安娜嫉妒不已。雪上加霜的是,約瑟夫長大成人到二十歲,迎娶回家一位十六歲的新娘,不是別個,正是Porter家的愛女伊莉莎白。1695年,瑪麗衰病交加,與世長辭,遺囑里自然把所有的財產都給了約瑟夫和伊莉莎白;而瑪麗遺囑的起草人正是伊莉莎白老謀深算的父親Isreal Porter。托馬斯和安娜有足夠的理由懷疑Porter家操縱約瑟夫的婚事和瑪麗的遺囑,藉此吞併Putnam家的財產,然而卻一時無法發起有力的指控。1690年,年輕的約瑟夫已經成為Putnam家的首富,在整個村子里僅次於他的妻舅,Porter家的次子。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來,約瑟夫除了姓Putnam之外,跟家裡其它人沒半點相似。他對帕里斯的反感和對商業活動的熱心,倒像極了Porter家的作風。
(據說約瑟夫(Joseph)在當時的清教徒社會里,是為老年得子或再婚所生的長子專用的名字,因為聖經里雅各再婚所生的兒子叫Joseph,而不出意外地也遭到哥哥們的妒忌。另外,Natalie Davis在《馬丁⠂蓋爾歸來》裡面提到在十六世紀的法國,新教徒喜歡用舊約里的人名給孩子取名,因此看到亞伯拉罕這樣的名字,幾乎可以斷定該戶人家有同情新教的傾向。都是關於人名的有趣故事。)

說了這麼多兩家的八卦,和女巫案究竟有甚麼關係呢?
首先,可以畫出所有居住在村裡被指控的女巫、為她們辯護的人以及指控她們的人住所的相對位置。14個女巫裡,有12個住在村東,也就是靠近城鎮的區域。為她們辯護的人大多住在村東,而指控者幾乎都住在村西。同樣,支持帕里斯牧師以及審判女巫的集中在Putnam家周圍的村西,而持反對意見的在村東。

其次,被指認的嫌疑人裡面,大多與Porter家、其他帶頭反對帕里斯牧師的人家或薩勒姆鎮有各種各樣的聯繫。伊莉莎白的父親Isreal Porter的關係圈子裡面,就有19人被指控,其中血緣最近的是Porter家的女婿Daniel Andrew。後來成為阿瑟米勒筆下的主人公,為大家所熟知的John Proctor,是Porter的好友;劇中賺得無數人眼淚的聖女Rebecca Nurse,Isreal Porter出面竭力為她奔走營救,並成為她丈夫Francis Nurse遺囑執行人。相反,與Putnam家沾親帶故的一派,卻幾乎毫髮未損,也許唯一的例外是帕里斯牧師的印地安女奴Tituba,但她畢竟身分特殊。

耐人尋味的是,雖然Putnam家和帕里斯家的女孩子是指認女巫最積極的,可被他們指認出來的,終究不是瑪麗和約瑟夫,也不是Porter家的核心成員。處於精神崩潰邊緣的Ann Putnam,在一次次歇斯底里表演的緊要關頭,為甚麼沒有指控她最痛恨的、當時已經臥病在床的繼母瑪麗呢?畢竟在當時人耳熟能詳的古老傳說裡,邪惡的繼母總是與女巫的形象緊密相連的⋯⋯
薩勒姆鎮中心的墓地。在這裡當然找不到Putnam, Porter這些名字。

3 comments:

eyesopen said...

我现在很遗憾我家住的街名叫Putnam...虽然此Putnam非彼Putnam吧>_<

Yizhou said...

“女巫”听起来蛮可爱

光頭 said...

挺好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