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09

倒敘

今天法語課上翻譯一個句子,道是:
Vu que le temps avait décidé d’être estival, nous avons fait de longues promenades.
(Seeing that the weather had been decidedly summer-like, we took very long walks.)

前半句說的恰好是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後半句需改成第一人稱單數。

週五晚上,從河對岸的Beacon Street一直沿Mass Ave走回家,路上夜風清朗,花氣襲人,就覺得兆頭不對;次日果然徹頭徹尾換了天地,早上出門就感到薰薰然的暖意,等到日上三竿,已經需要找地方乘涼。學校附近樂聲喧騰,草地上團團坐滿,人手一杯冰咖啡。玉蘭花最好的時光也只有那麼短短兩三天,前一陣子開得雲霞般爛漫的桃樹,也一夜間換成綠蔭冉冉。到處都是各種顏色的鬱金香,顏色鮮艷到讓人迷惑,而這一切都發生得這麼快,想到之前漫長的等待,總覺得餘意難平,然而又想不出何以還能更好,只能作罷了事。

今年第一次呼吸到春夜淡甜的空氣其實是在西雅圖──站在機場外面帶著昏悠悠的時差等公車的時候,與波士頓當時尚且寒涼的觸感大不同(西雅圖公車上溫軟的坐席也與波士頓Silver Line上寒硬的椅子大不同)。公車從機場沿5號公路向北,不知多久後進入市中心,黑夜中只見外面街道起伏高低,街角的便利店和東海岸常見的字號頗不一樣;在橄欖街跳下車,給胡潔打電話,身旁一輛警車呼嘯而過,1秒鐘後聽到電話裡同樣的聲音呼嘯而過,大笑,說:知道你在哪兒了!

西雅圖離太平洋那麼近,卻更像是個湖的城市。西邊臨著深深的內港,並看不到開闊的洋面,東邊兩個狹長的湖,來回於湖對岸多用浮橋。之前從沒見過這麼長的浮橋,沒有任何觸目的支撐結構,車輛行駛在橋上,水面就在近旁,伸手可及的樣子,而岸邊的燈火也不近不遠,不疏不密,就那麼好好地把影子投在平靜的湖水裡。華盛頓大學(當地人的稱呼是U-Dub)就在其中一個湖的西北岸。胡潔家在學校附近,一幢精巧可愛的小房子,門口花樹掩映,夜色中亮一盞小小的燈。
這裡的同學們都過著超級健康的生活,非organic food不買,遍地都是極適合跑步鍛鍊的trail。整個城市規劃都強調環保節能的理念,市中心公交車免費坐,每一站都可以做到趟趟準點,好像堵車這回事完全不存在一樣,實在令人驚歎。在胡潔家見到的每一種食物都比波士頓的大一號:蘑菇、裝蘑菇的盒子、三文魚、芒果、橙子⋯⋯傳說中半年的雨水、還有溫和的氣候,所以種甚麼都長很大是麼。-___-
第二天胡潔有課,我自己進城閒逛。在Left Bank Bookstore買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A Lover’s Discourse)三美元;在Newberry Bookstore買布克哈特的The Civilization of the Renaissance,三美元,發現老闆在芝加哥郊區長大,很開心地聊起中西部,提到夏夜螢火蟲,據說東西海岸都沒有。去了如下咖啡館:Bauhaus,全美第一家星巴克,Zeitgeist。在某廣東人開的茶藝店小坐閒扯若干,喝到上好的烏龍、普洱若干,最後買金銀花若干,被附送可以一起泡水喝的干百合花若干。公共圖書館是座非常神奇的建築,西雅圖市民真是有福。午後雲破日出,適合在老城區Pioneer Square街角曬太陽出神。最後風塵僕僕跑到中國城去找一家紀伊國屋書店(Kinokuniya),被震撼了:滿眼都是日文書!一本原版小書(例如再襲麵包店)大概六七美元。另外發現所有長篇都被分成若干部小書分開賣,比如戰爭與和平,就拆成四五本,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都拆成兩本。這樣可以多賣、或降低敬畏感麼⋯⋯

傍晚回到華盛頓大學,參觀了胡潔同學生活戰鬥的地方。在校園的中庭看到已經非復全盛的櫻花;此外海棠、野水仙還有一種不知名的開滿紅花的灌木,都鮮艷好看。照片已經放在這裡。需要補充的是UW的同學們從事兩種非常奇特的運動:轉呼拉圈和⋯⋯走鋼絲!在櫻花開放的中庭看到一群人把繩子拴在兩棵樹之間,離地一尺,然後搖搖晃晃在上面走= = 另外,在遠景為雪山及野水仙花田,近景為盛開的海棠夾道的噴水池裡,逡巡著兩隻兇狠的⋯⋯鰐魚!塑料的,據說為了嚇鴨子用= =(然則鴨子們就在旁邊安然地打轉,完全對鰐魚視若無睹的樣子⋯⋯)

天黑之前借到自行車,然後沿著trail一直騎到湖邊去。路上和胡潔討論西雅圖,一方面有波音微軟星巴克這樣的大公司在,無數白領生活的地方,該有堅實的中產主流階層才對。另一方面這裡畢竟出了Kurt Cobain、無數非主流音樂,咖啡館的桌子上都刻著“無政府”、路燈標桿上貼滿搖滾演出小廣告。這兩個極端的共同點在於“非政治”--白領階層生活穩定,只要不加稅(華盛頓州本來就不對個人征州稅),沒有迫切的政治訴求;搖滾青年雖然有很多憤怒,卻無論如何不會通過主流渠道參與政治。因此這裡雖然生發出很多奇異和激烈的東西,大面上卻總是安定祥和為主的。

星期日去了一個西雅圖西北方向的,風景清新奇麗,尤其是通往太平洋的峽口,水色澄碧,下到岸邊去才發現海水極清澈,極冰涼,大概是從更北方的海域流過來的。路上經過的小村鎮農場裡在舉辦詩歌節,我們在旁邊小店裡買了當地產的奶酪,嘗了新鮮的桃子派──所有事物都包裹在一層桃子色的、溫柔甜美的敘述裡。乘巨大的渡船返回西雅圖,每輛車上船只要7美元,無論多少人在上頭。據說離此不遠,加拿大有更龐大的渡船系統,供幾千人來回於省首府Victoria和溫哥華之間。浮橋。渡輪。這裡的人不喜歡在水上架太突兀的人工裝置?

夜裡回波士頓之前,在zhongmy同學家裡吃到大廚們親手做的盛筵。他家在山頂,正好俯瞰一片巨大的植物園和稍遠處的湖,天際線就是連綿的雪山。暮色四合,飯香從廚房飄出來,植物園裡淺色的花樹漸漸看得不真切了。忽然覺得時間就此停留下來,也沒有甚麼不好。再次醒來之後,竟然又是東海岸的日出:飛機在大西洋面上投下小小的、凝練的影子,我知道它正在早晨東方的天空中畫出長長的尾線,地上正有人抬頭看;不遠處Cambridge晨曦初露,弓箭街近旁、人家院落裡,正開出第一朵金紅相間的鬱金香。

其實這篇blog的主旨是:西雅圖是個好地方,大家有空都去玩⋯⋯
完了。

1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赞结论。。。

hj said...

啊, 太好了。 你终于写啦, 我要转!

ke said...

看完大家都想去Seattle了。

Kinokuniya很好,三藩市日本町也有一家,之前住在Bay Area偶时会去转转。

一格 said...

我好像去Zeitgeist啊,光听名字就很吸引!

“弓箭街近旁、人家院落裡,正開出第一朵金紅相間的鬱金香。”

喜欢这个结尾:)

eyesopen said...

大家都想去就达到目的了恩。。^^

said...

喜欢你对一个城市的体会和观察,一下子对这个还没去过的地方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呵呵,发现你去的地方基本上是书店+咖啡馆,可以猜到:)

Cher CH said...

那种小书是叫“文库本”,日本人很喜欢文库本啊,体积小便于携带,而且杂货店里还卖很多专门用于文库本的书皮、书签、书筐等周边产品。但也有正常尺寸大小的,很多书都是卖得好、反响大的话才被收入文库搭。

你来东京的话我们可以去传说中的神保町,那真的是古本屋的世界啊,各式各样,其中也有专门卖文库本的,一本100yen,成筐堆积,哈哈

另,我前几天做facebook上的一个小测试,测你最适合生活在哪里,结果是西雅图,当时我很不满意,因为觉得听起来很俗=。= 现在看来很不错,你的文字效果显著。

eyesopen said...

一本100yen...太强大了我要去!现在看来横浜の蒔田町に住むことになりました。周末去东京找你玩,我冬天还在北京买了这本书:http://www.douban.com/subject/3034068/?i=0

danqing said...

以前纽约时代广场有纪伊国,每次去总是买很多有趣的东西。比如横扫新潮社的三岛选集

去年那家关了,不过我在4th avenue又找到一家,买了一套濑户内寂听版源氏的头两卷(竟然拆成了10卷的文库本)

eyesopen said...

原来时代广场曾经有纪伊国!太强大了。。文库本一小本一小本的很便宜,估计买多了也不觉得。

Yizhou said...

此博涉及众多人名,隐藏的有:花袭人、太阳神、波顿、康生、方天。

eyesopen said...

真的麼⋯⋯⋯⋯@@

trecento said...

我来讲一个关于文库本的笑话。纯洁的小孩捂住耳朵啊。
话说我同学林姑娘在北海道冷清清的待着不耐了,不知为什么把怨意发作到书上了:Lin refuses to buy books less than six inches! refuse!!!
某男同学回道:Lin, why do you insist on six inches? after all, you don't really need six inches. E(指他女友)always told me that less than six inches works just as great...
我们都笑死了,小林一本正经地回道:maybe that works for E, but I'm definitely a six-inch-plus girl.
省略号若干。。。

eyesopen said...

默默地換算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