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09

the same places she had been, and a final quote

1923.8.21 橫濱
黃昏時已近橫濱,落日被白雲上下遮住,竟是朱紅的顏色,如同一盞日本的紅紙燈籠,-這原是聯想的關係。
1923.9.1 Victoria/Seattle
早晨抵維多利亞,又看見陸地了,感想紛起!⋯⋯一夜不曾睡好,⋯⋯船上已來了攝影的人,逼我們在烈日下坐了許久,又是國旗,又是國歌地鬧了半日,到了大陸上,就又有這許多世事!
西雅圖是三山兩湖圍繞點綴的城市,連街衢的首尾,都起伏不平,而景物極清幽。這城五十年前還是荒野,如今竟修整得美好異常,可覷國民元氣之充足。
1923.9.7 Chicago
七日早到芝加哥,從車站上就乘車出遊,那天陰雨,只覺得滿街汽油的氣味。街市繁盛處多見黑人。經過幾個公園和花屋,是較清雅之處,綠意迎人。我終覺得芝加哥不如西雅圖。而芝加哥的空曠處,比北京還多些青草!
1923.9.9 Boston
九日午到了所謂美國文化中心的波司頓。半個多月的旅行,才略告休息。
Massachusetts多湖,我尤喜在湖畔馳車,樹影中湖光掩映,極其明媚。又有一天到了大西洋岸,⋯⋯的確底,上海登舟,不見沙岸,神戶橫濱停泊,不見沙岸,西雅圖終止,也不見沙岸。這次的海上,對我終是陌生的,反不如大西洋岸旁之一瞬,層層卷蕩的海波,予我以最深的回憶與傷神!

1924.7.14 Medford@MA,關於在美國休學養病半年的事
總之,生命路愈走愈遠,所得的也愈多。我以為領略人生,要如同滾針氈,用血肉之軀去遍挨遍嚐,要他針針見血!離合悲歡,不盡其致時,覺不出生命的神秘和偉大,我所經歷真不足道!

(摘自第四版《寄小讀者》。書的封面封底如下,頗有趣。短短一年已經印了四版?!)

3 comments:

said...

真好:)
没曾想竟是在芝加哥看见沙滩。不过想来如你所说,Seattle是一个深的港湾,实际离海还有一段距离。上海的情况非常类似,一直要坐船到黄沙岛和崇明岛才能远远地眺望到大海。

记得大学里某一次读到写冰心的一段话,大意是说几乎每个人在小时候都是充满幻想,希望的,但可贵的是在经历了世事坎坷,生活磨砺之后,仍然能保持(我觉得是形成一个新的)天真和对人性善良的信念。冰心就是这样一个人。

Cher CH said...

唔,看来最近流行怀百年前的旧。。
虽然用这个词来形容有点Iji-warui,但我还是想说,冰心奶奶的字,真是萌阿……

另@ls 林夕跟王菲也是这样的人,哈哈。

eyesopen said...

嗯。。话说我还没有去过波士顿的Revere Beach,传说中地铁可达的群众型沙滩……
Cher:我看到你的那篇梁启超了,正好最近借了欧游心影录,还没有来得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