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09

over

週四凌晨四點,拿著打印好的論文走出圖書館,有兩個發現:
第一,原來校園裡的草坪是這個時候噴水的;
第二,有鳥兒在不知甚麼地方鳴叫,宛轉動聽到極致。從來沒有聽過那麼好聽的。

今天傍晚終於把最後一個作業交掉。走到Peet's去買了一個綠茶刨冰,外面天氣和暖,奼紫嫣紅,從此開始,就是望不到頭的冉冉夏日。杯子上有藍色的花紋,氤氳著涼意,恍惚間好像回到去年六月在灣區的時光。兩個星期以來各種雜亂的畫面堆疊在一起:昨晚在醫學院錯過最後一班shuttle的樣子。在夜班綠線地鐵上給Vic打電話,隨著街車入地而沒有信號了的樣子。半夜醫學院主樓樓頂旗聲獵獵,月色下頗為悽愴的景象。清晨燕京圖書館開門之前,陽光下靜默安詳的樓梯扶手,耳機裡歡快明朗的德沃夏克五重奏。某天傍晚去河邊跑步,東方天際線上昇起大得驚人的、暖黃色的一輪滿月。

很多事被推翻,很多事終於可以重來。這樣匆忙錯雜的一年,當初覺得廓遠如同永劫;而所有作亂的因由,都在電腦屏幕上模糊不清的歉然一笑裡灰飛煙滅。其實沒有那麼難。好在都還守在身邊。
今晚可以關掉鬧鐘睡了。週末愉快。

5 comments:

skeeter said...

好羨慕,真的

skeeter said...

how did you miss the shuttle last night? because of my phone call right? i feel bad......

Angela X. Woo said...

恭喜:)

eyesopen said...

没有没有,是那个车没有按照我想象的路线走……我以为它一定会从马路对面过来的,所以站在这边等,结果到了点它径直从另一个方向开走了@@

said...

在巴黎跟熊等公交车,倒是先确定了方向,但没想到刚好错过了末班车。等了半天看另一个方向有车来,我们这边没动静,才想起来去查时刻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