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09

夏至这一天

一天都在飘雾一样的细雨。昏天黑地睡到正午,然后去了明治神宫。

涩谷和新宿的喧嚣闹市之间,竟然静静铺展开偌大一片蓊郁林园。从北参道山门进去,两边都是高耸入云雾的巨树,古铜色的树干浸透了水汽,如肌肤般温润光亮;树叶翠绿,低垂下来的枝条上结有挂满水珠的纤细蛛网。林中不知远近,有粗砺的鸦啼声透过雨雾传来,和着踩在碎砂地上的足音,一时间如同置身于山野密林。供奉明治天皇及其皇后灵位的神乐殿就坐落在森林环抱里,素净的白墙褐柱近旁,有紫阳花成丛开放。


从南参道离开神宫,就到了人山人海的原宿商店街。到处都是打扮入时的年轻人,夹杂着一群一群水手服女中学生;无论何时左顾右盼,看到的景象都十分养眼。随便走一走就发现某浮世绘纪念博物馆,买了歌川广重所作江户百景图里如下小猫图案的冰箱贴。


标题图改成了前天在日本桥拍的照片。是时暮色初起,从那里走到银座最繁华地段的时候已经入夜,满眼霓虹缭绕衣香鬓影。闪进道边吉野家,店里坐的都是单身男子,径自找一个角落坐下吃完一份鳗鱼饭,就觉得很满足。昨晚和Cher在涩谷街头的回转寿司店,一边看戴眼镜的大师傅制作寿司的娴熟手法,一边把面前的空碟子码成高高的一摞,也觉得很满足。每天深夜回到小房间里宅起来,与隔壁房客不相往来,只要网络通畅,也并不觉得孤单。

在这里生活久了,一定可以学会一种本领,即在与人群极度和洽的同时孤绝自闭到极致。女性的话,只要有一定经济实力,则必然能够在朴质谦恭和张扬冶艳两种面相之间转侧自如。一旦熟稔于此,也就不会觉得其中有任何不妥,从而得以支撑哪怕颓废也颓废得精致的生活。这真是太神奇了。

9 comments:

Angela X. Woo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木遥 said...

照片不错,但是没给搁对称……左右留白不一样。

Angela X. Woo said...

特别能同感你写的“觉得很满足”,那是一种 transformative moment out of the mundane :)

eyesopen said...

调了半天HTML,还差一点点,55

Yizhou said...

赞照片,像是在阅读一张明信片。
记得下次要多拍些“一群一群水手服女中学生”。

Yizhou said...

#header h1 {
margin:5px 5px 0;
...
改成下面的就行了
#header h1 {
margin:0 0 0;
...

Cher CH said...

同赞照片。

关于吉野家:一直很纳闷为何这家牛don店
总是只有“单身男子”,其他类似性质的比如松屋和sukiya还多样一点。难道是恶性循环,越是如此女青年去了越倾向于带回家去。。

关于女学生:曾很多次试图拍“一群一群水手服女中学生”或一群一群小学生制服小正太,但每一次都可耻地失败了。

Lijing Jiang said...

我买了苹果了,它的中文字很有日本味道,而且我发现你的弓箭街要用苹果看效果最好:)

eyesopen said...

关于女中学生:其实我觉得不管穿精致水手服还是国内常见那种极丑的运动装,美女出现的概率都是一样的,粗服乱头不掩国色。。如果校服好看,反而会让本来就自卑的女孩子更自卑>_<
Cinthia: 好像苹果的简体中文系统是和日文通用的,比如深浅的浅,写字的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