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9

这一世,那一生_1

待过两个星期之后,开始有点胆大起来。有如下可观的变化:
--敢于不带地图就出门。即使走丢了,也不轻易开口跟人问路。
--在便利店装作随意地和店员闲扯,一不小心就结结巴巴地露出破绽。
--办了社区图书馆的借书卡,往家搬了若干注定看不完的书,在CD架前片假名的海洋里无助地找寻冈林信康这样的名字。
--每天晚上似懂非懂地看完NHK的新闻联播之后,去附近的咖啡馆看书,并且开始积攒饮品点数。
--已经可以背出电车报站的全段套词,并且记得下课后最近的一班特急列车到站的准确时间。

这样看来,如果能再有属于一个人的住处、养一只猫、置备一部薄薄的翻盖手机、以及电车上阅读文库本所必须的书皮,就可从此天衣无缝地溶化在这个城市里。

通往新宿的路上,日正西垂

上周出门若干次。计有从半藏门走到新宿(约四公里)、从皇居北面的竹桥走到南面的樱田门(直线距离约二公里)、从国会议事堂走到日比谷公园(一两公里)、从小伝馬町走到秋葉原(一站地)、从上野走到浅草吾妻桥(约三公里),不大不小的几段路。步行和电车的区别在于,能够亲眼见证一种都市生境过渡到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境究竟是如何实现的。从安静清冷的皇居外围走到归家人众风尘仆仆的四谷,再眼看着暮色中新宿摩天大楼的霓虹由远及近,最终置身于歌舞伎町醉生梦死的喧嚣欢闹声里,——和上下电车时的那种空间转换的断裂感相比,偶尔走一走也还是颇有趣味的。

新宿,新宿

⋯⋯只是下次不要穿着有跟凉鞋走到腿痛得想死、还背着一大包上课用的书、并且在新宿地下铁的诸多入口之间迷失方向就好。= =

(决定每天写一点点。到目前为止的照片已经上传到这里

3 comments:

Angela X. Woo said...

真好

光頭 said...

so ga

eyesopen said...

严格说来是ka,不是ga... 听起来很像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