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09

这一世,那一生_3

上野公园是个奇妙的地方。三百余年的漫长时光在这里停步,佛神人畜一切有情众生,亦都可在此觅得一席之地。

一进南门就可看到西乡隆盛铜像;以前不知为何一直认为西乡属于翩翩佳公子类型,看来实际上是位膀大腰圆的赳赳武士。旁边是拥护幕府而战死于此地的彰义队105人之碑。能够在上野这样的肝心之地,容下叛臣与昔日对头的灵位,约略可见明治一朝的胸襟气度。

清水观音堂和宽永寺,都始建于17世纪上半叶,如今香火仍然兴旺。供奉德川家康灵位的东照宫,也就在几步之外,庭院清静无人,青苔斑驳的两列石柱灯。一扇半掩的木门上写着:牡丹祭已结束,多谢光临。原来毕竟还是来晚了几天,已经过了牡丹时节。


又偏偏早了几天:不忍池里的大爿荷花,才只有零星的花苞露头。这个池子最奇特之处在于水边有人立了形形色色的碑:河豚料理协会供奉的河豚之碑,鱼料理协会以及鸟肉料理协会照此办理的鱼之碑和鸟碑。又有庖丁冢之碑。眼镜师协会立了眼镜引入日本400年之功德碑。自动车协会之碑。团扇协会之碑。幕末某剑豪(= =)之碑。芭蕉翁之碑。⋯⋯想象这些魂魄就都这样憩息在此地,消受宽永寺常年缭绕不散的香火,彼此和睦相处,实在是叹为观止。

形象很憨的河豚⋯⋯

荷塘对过的另一片水面,可以乘坐鸭子形状的游船。再越过一道堤岸,就到了上野动物园。动物园门口满地都是小孩子,父母在后面大包小包拿着野餐的家什,一片喧哗热闹景象。不由得想起小时候花一毛五分钱车票去动物园的日子,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记得那车票的颜色是绿色的,跟平时常坐的线路都不一样。

走到最后已经毫无力气逛那些大大小小的博物馆了。只是感叹一个公园如何可以容得下这么多功能迥异的事物,短短一个下午,已经过了几生几世一样疲倦。这时候恰好走到旧东京音乐学校奏乐堂。始建于明治23年的全木结构建筑,至今保存着日本的第一架管风琴。赶上一场学生演出的大键琴音乐会,进去听了下半场;大热天气里,那薄薄的音色冰雪一样清凉。

5 comments:

Angela X. Woo said...

河豚像一砣鸡腿

eyesopen said...

@@确实。仔细看还是有眼睛鼻子嘴的。。

danqing said...

某日本人说明治第一美男子是西乡,我都被雷傻了...

Yizhou said...

想知道日本人心里如何看美国(人)

eyesopen said...

这个因地因人而异吧。。前阵子看黑泽明的《八月狂诗曲》,其实觉得故事情节有点生硬的。不过可能不到广岛,也难以体会生还者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