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09

電車漫游之古信州

从东京出发,乘新干线到达长野,亦即古信浓国地界。火车离开关东都市圈之后进入山地。长野盆地就坐落在群山之中,千曲川流过的低洼谷地,从西南向东北延伸开来。车近长野市时,窗外景象大致如此。

从长野站出来就有一种莫名的似曾相识感。后来才恍然大悟亲切感来源于在国内旅游时常见的一种景象,即凡各省中小型城市,火车站前广场必定是城里最热闹的商业圈,有若干百货商场,间着无数零杂小店,发往各县市的中巴出租也在站前招徕生意。这样的景象在铁路衰落的美国几乎是不存在的。欧洲依赖于铁路交通的中小城市,又不会有这么多的人、盖这么热闹的百货大楼。

不晓得为什么决定第一站就到长野,然后乘长野电铁到小布施町去看浮世绘师葛饰北斋的纪念馆。无论如何一切按计划进行。与国铁(JR)相比,长野电铁显得很朴实。进出口改札没有自动读票机,由站员手动剪票。站内摆放着当地居民的漫画创作展,还有卖新鲜菜蔬,100日元一包大白蘑菇,有意购买者“请与站员联系”。乘车的也多是当地居民。电车出城后转为地上轨道,到某站后车门打开,外面倾盆大雨里,有和服老妇撑伞伫立,上车前先鞠躬,上车后马上认出旁边几位相熟的欧巴桑,眉开眼笑地交谈起来,问的都是家长里短。因为是周末,又可看见一群一群学生都穿着制服,到几站之外的学校去参加棒球队训练。非常巧的是,次日小布施町即将举办半程马拉松比赛,因此车上又见几位身段姣好的女孩子,背着行李大包,提前入住到当地去。

雨时住时来。欧巴桑们殷切叮嘱声中我和马拉松女孩子们一起下车,直奔北斋馆而去。


江户时期,以浮世绘版画出名的画狂葛饰北斋为何要在八十高龄造访小布施町,留下的作品中有多少是其亲作,多少是门下仿作,向来众说纷纭。无论如何请动北斋的是小他五十余岁的豪商文士高井鸿山,后者是幕末名士,自己也善书画,尤其喜欢画妖怪。如下图示。我觉得长得像石头一样的妖怪们还颇可爱。
在北斋馆里看了不少名作。除了众人皆知的描摹富士山风景的版画、还有展示不少墨笔描摹的卷轴,所谓肉笔画。此翁平生画名山、画恶水、画百鬼夜行、画闺房欢爱、市井常情,无不各尽其妍。最后一幅“富士升龙图”,作于北斋以九十高龄去世之前三个月,尤为触目:


镇子很小,所以虽然只能停留一个多小时,也就大致转了一圈。看到极壮美的古树,树干需将近四人才能合抱;各种颜色的紫阳花开满大街小巷。两个高中生小情侣在神社古旧的屋檐下避雨,静静地靠在一起,并不说话。大街小巷散落着令人忍俊不禁的各种小摆设,比如忧郁的小马、迷惑的瓷猪、圆鼓鼓的河豚板凳。详细照片见picasa相册

小布施町以出产栗子而出名,当地有卖各种栗子制成的糕点吃食;买到了非常好吃的栗子馅铜锣烧。另外一种特产是一种类似包子的有馅点心,叫做おやき。于是午饭以两个热腾腾的菜馅包子充饥,按时赶上回长野的火车。

3 comments:

木遥 said...

提醒你,从昨天开始picasa在国内也被墙了,不知道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Angela X. Woo said...

心向往之啊~~~~~~~~~~~

eyesopen said...

唉,真是搞不懂党和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