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09

明天回国

跟来的时候一样,打好包,留下个空荡荡的小房间。明天上午再去学校一趟,午后即可离开。

其实一个星期之前已经颇想回国了。不再觉得拜访没有去过的博物馆或名胜古迹是义务,也没有太多余勇去尝试新饭馆,只在吃惯了的几家转来转去。直到课程结束,还习惯性地每天七点打开电视看新闻。想念新鲜蔬菜和水果。想念家里没惊没怕的地板和床——最近连续体验到七月蟋蟀入我床下的惊悚场面。。

刚才去目黑区图书馆还了所有书;这个强大的社区图书馆可以方便地在网上完成所有检索、预约和查询,且英文书收藏量惊人。作为不纳税没户口的流荡外国人,免费享受这样的社区服务六个星期,实在无以为报,只好十分积极地响应号召,把手头多余的纸袋全部拿去捐给他们了。和第一天给我指过路的面包店胖阿姨告了别,颇为伤感。在车站附近的二手书店买了一本宫泽贤治一本太宰治,为了鼓励我继续学日文,豪爽的老板又另外送了我两本村上春树的小册子。在超市500日元买了一大盒寿司,回家一个一个地吃完。说明天能毫不留恋地离开这个住了这么久的地方,实在是不太可能的。

上周六和chenchen以及东大众人一起去看了隅田川花火大会。那天白昼骄阳似火,我们傍晚六点多钟出门,街上已经满是和服打扮的人民群众,每人插一柄团扇在背后,前呼后拥地在大街小巷占据看烟火的有利地形,圈块地方就铺开席子坐下。女子多斜梳发髻、鬓插绢花,脚踏木屐迈着小碎步;男子穿和服,瘦削高挑的就很好看,有肚腩的大叔大伯们,则活像浮世绘里直接出来的市井人物。然后到处可见维持秩序的男女警察,用各种敬语喊话、疏通道路;小贩推车叫卖炒面、各种肉串、冰镇啤酒;整个浅草地区成为几十万群众随处坐卧的游乐场。在这样严峻的革命形势下,我们成功地挤进了会场最前沿、隅田川东岸樱桥附近的河堤步道上;冒着被踩死的危险在人家坐席的边沿找到地方坐定,仰头看慢慢变暗的夜空,绽开不知名的绚烂花火。

贴几张很不专业的照片。



看过花火之后的几天,过得如同梦游。以后回想起来,这六个星期实在是非常奢侈的闲暇时光,正所谓畅游异国放心吃喝。看了若干小说、写了不少絮絮叨叨的blog。要呼朋引伴的时候就有朋有伴、想孤绝闭关也一个人来去自由。有个远方可供怀想、有个未来可供纠结;实在是五味俱备,夫复何求。

上周五又到上野公园,浓绿的树阴里天色初晴,蝉声聒噪一浪高过一浪。那声音越汹涌,人心里就越平静,暗想如能下次再来,不晓得是何年月。不忍池里的荷花仍然没有开,又或者已经匆匆开过了,这也并不重要。无论如何七月到此为止,而场景转换之后的下一个时空里,夏日仍旧悠长。

明天回到墙里。也许八月很久都不会再更新。最后贴一首很老的恰克与飞鸟:九十年代初、中学校园里,磁带随身听沙沙转动的怀旧感。


7 comments:

trecento said...

瘦削高挑的就很好看,有肚腩的大叔大伯们,则活像浮世绘里直接出来的市井人物
--
跃然纸上,想望之~

verte said...

墙里亦可更新,翻墙即可。

Yizhou said...

照片不错,火树、银花、满天星,还有一条倒挂着流向远方的河。

hwj said...

原来看花火真的要穿和服,想想场面还挺壮观的~~

Oscar Who? said...

想你,邊和.

喜歡這個空間, 要求被列表:)

Oscar Who? said...

en ...那個Oscar Who是寧子...

eyesopen said...

我终于意识到其实用学校的代理就都可以很轻易地翻墙。。笨死了我。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