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09

短报

开学两周,总算心定下来。选课比去年要轻,这一年都要围着明年春天的博士生资格考打转,每天安静读书的日子在面前铺展开,不用点数,心里是满足和期望着的。在新家开始舒适和洽的集体生活,饮食起居都有规律,简直天造地设。托Vic夫妇的好意,今天又搬回家一架二手电钢琴;去年此时在筹划把旧琴Loomis送给蔚蔚。正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去搬琴的路上,第一次开车穿行在波士顿的街道,对这个城市又多了些亲密感。每一个城市都有其独特的、令人着迷的黄昏,不管在绚烂夕烧下目中所见的是河、湖、海、邻居家屋顶、还是壮丽楼群脚下树荫合抱的通衢。长长的道路一直铺展到远方视线尽处,那是只属于某个北方大城的景象。离开它那么久以后,一见之下,记忆汹涌重来。

家里还没有网络。短记遥报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