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09

肖十

昨晚去听了波士顿交响乐团的演出。开场一首斯特拉文斯基的小曲子,Scherzo Fantastique,首演于1909年的圣彼得堡,当时的Igor才不过二十七岁。听上去非常像乃师Rimsky-Korsakov那首著名的《野蜂飞舞》。凑巧的是,第二个曲目Rachmaninoff的交响诗The Isle of the Dead也首演于1909年。该题材的灵感来源于布克林的同名画作,关于这画的不同版本,有很长的故事可以讲。曲风仍然是拉赫一如既往的深沉宏大,可是我对于交响诗这个genre仍然无法产生亲近感。听到最后有点疲惫。


下半场肖十,作于1953年斯大林去世后,经反复审查才被允许公演。肖自己在研讨会上发言强调,这部新作不基于任何场景或情节,只是想描写“人的情感”。可以想象它有多么的纠结。

先贴一个卡拉扬指挥柏林爱乐的版本。原始录音1967年(?),2006年重新发行了CD。据说是描写斯大林的、暴烈的第二乐章快板。



很多音乐似乎是自给自足的,不需要听者去靠近它,相看两不厌就很好。听Shostakovich不行,你得追随它出生入死才行。漫长的第一乐章像三个波谲云诡的梦。短小的第二乐章里密布如戟的雷霆之怒简直烫手。最要紧的是在第三乐章捕捉到作者的化身,那个至关重要的D-S-C-H动机(Dmitri Shostakovich,俄文首字母用德语拼出来是D. Sch.。相当于标准音名的D-bE-C-B),然后跟着他一起奔跑、嘲笑、叹息、沉默,一秒钟不停歇到末乐章最后的tutti。鼓掌到完全没有力气。这实在是太耗神的听法了。

再贴一个Dudamel2007年指挥Simón Bolivar Youth Orchestra的终曲部分。快到有点狂躁了,不过和昨天的俄罗斯年轻指挥Vasily Petrenko风格比较像。(注意2分22秒时的D-S-C-H tutti!)



十月未及过半,夜里已经非常凉。意识到自己脸颊如此之烫。三步并两步跳上公车,全车乘客倒有一大半是拿着节目单上来的,都余兴未消,只听各国语言又说又笑high成一片。坐在我前面的是三个东欧裔年轻人,都生有漂亮的深栗色头发和眸子,穿着朴素的黑大衣,热烈地讨论着苏联官员如何审查音乐作品,时而拊掌大笑。看着他们便想起我有一个来自东欧的犹太人同学,生有绝顶聪明的宽额头,戴着肖斯塔科维奇式的大眼镜,甚至留着相似的偏分发型。什么时候该去东欧看看。


D-S-C-H。越来越喜欢他啦。

5 comments:

木遥 said...

我也对交响诗无感。。。

eyesopen said...

泪,当年严老师课上还写过李斯特交响诗的论文。。无话可说

said...

在听:)没想到肖是这个样子的,比想象中的要书呆子气一些。
昨晚看完了double life of veronica,后面附了一些短片,其中一个是记录波兰的业余交响乐团的,你当时看了吗?

ke said...

還真有點像The Flight of the Bumble Bees...

eyesopen said...

看了!很多从工厂下班的大叔,各持乐器,在厂房里排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