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9

Yet again...

间歇性自我怀疑。

最近深深地觉得,读二手专著是个无止境的相互抵消的过程。好的作者很多,也能学到不少东西,可是似乎越读,越找不到对自己最重要的问题所在。被身处的学术体制推着往前走,却日益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与那些更博学更敏锐的人进行有效的对话。很多念头每天生而复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笃定下来,偏偏又时刻面临追问,你的interest是什么。可interest是个很要紧的词,不是随便说说道理上讲得通就行的。有时候觉得这里的人已经把它挂在嘴边说得太轻飘了。

能够忘却这些焦虑的时刻有两类,不,三类。一类是在导师的建议下最近开始读一点哲学,以及去听思想史的课。一类是为了日语课的作文去翻日文史料,其内容的不可预见性和语言的半透明性质让它们显得特别sexy。感谢Angela寄的卡片,我打算真的写一写明治初年经营西洋药品的传统药铺⋯⋯十一月见面详聊。第三类则是与学术无关的、那些生活中细微而紧实的时刻。今天上午冬令时生效,因为多得了一个小时的意外之喜,爬起来一口气跑到河边。天朗气清,秋水澄碧,很多群大雁悠闲地在行人道上踱步。昨夜风雨之后,地上厚厚一层落叶,梧桐树现出漂亮的躯体。跑到家附近的街心公园里给HB打电话,那边厢,芝加哥正迎来更为冷冽的一个早晨。

问题最后还是没有结论,只能暂时被搁置,然后还会卷土重来。Yet again.

5 comments:

ke said...

學術人生漫長,大家都才起步,焦急不得,也大可不必。

很期待拜讀那篇計劃中關于明治藥鋪的文章。沒有interest的人,怎么寫如此interesting的題目?

Seren said...

其实这个问题可能你在未来五年都不见得会有结论——甚至十年,因为兴趣总是在不断演化。其实不断质问自己和不断求解的过程,在求学的这个阶段,倒比“解“来得重要。不过如果开始问得太晚,就会失去平常心,譬如我。:-(((( 只好强迫自己忘掉年龄。。。。。

eyesopen said...

多謝鼓勵。。立此存照好了:)

Angela X. Woo said...

明治藥鋪, this sounds sexy too. :)
I am struggling bitterly with Benjamin right now. The next blow will be Henri Lefebvre. :P

The tension never dies. The tension between drifting away in the web of hegemony and striving to pull things together in a way that makes sense to ourselves....
I am at the very starting point right now.

Jia (Jasmine) said...

加油亲爱的~。兴趣的东西有时候真的会不确定,尤其是在进行科研的路上,未知的东西越多,越让人飘摇。但是也许这就是必经的过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