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10

波士顿地图故事4:规训与惩罚(接上文)

1848年,也就是沃伦在麻省总院施行麻醉手术两年后,一座形如横躺十字架的建筑在医院南侧的水果街(Fruit St)对面破土动工。巨大的灰色花岗岩从昆西区(Quincy)一带被开采出来,由美国最古老的铁路运到河口,再绕道海路由码头运抵波士顿城里,砌成新建筑厚重的外墙。

建筑师格里德利 布赖恩(Gridley J. F. Bryant, 1816-1899)在波士顿到处用花岗岩盖楼,当时一定没少被人说闲话。直到1990年代还有小报记者略带讥诮地提醒读者,要知道花岗岩运输铁路和昆西区渡口的大股东,可就是建筑师的父亲老格里德利本人啊。

“花岗岩铁路”(the granite railway)

这座建筑将成为波士顿所在的萨浮郡(Suffolk County)管辖下的新监狱,自兴建伊始就受到万众瞩目。原来在十九世纪初,年轻的美利坚合众国恃以驰名欧陆诸国的成就,首屈一指的竟然是倡导人道主义与新式管理的监狱营造之学。邊沁(Jeremy Bentham)于十八世纪末提出的圆形监狱设想(panopticon)未能在本土实现,却被锐意改革的贵格教徒(Quakers)带到新大陆,以宾夕法尼亚州为中心,兴建起一座座“模范监狱”,以致于托克维尔、狄更斯之流到美国访问时,都惊叹不已。所谓“宾州派”的监狱设计从贵格教义出发,强调独居隔离促使罪人悔过;而纽约州后起的"奥本派" (Auburn plan)则允许犯人在白天进行集体劳动,晚上各自回到狭小的牢房。波士顿的新监狱正是承继了奥本派的理念,并试图在建筑设计上大幅改良的集大成之作;破土动工之后第二年,它的设计图就在英国建筑界刊物上发表,这对于美国本土建筑而言,可算是史无前例的优遇了。

"宾州派"监狱的代表作,Eastern State Penitentiary

在年轻的建筑师布莱恩之外,查尔斯街监狱的另一个核心策划人,是在美国首倡“感化运动”(penitentiary movement)的牧师路易 杜怀特(Rev. Louis Dwight, 1793-1854)。杜怀特一生所致力的事业,即是呼吁用隔离看管取代对犯人的肉体惩罚,以及兴建新式机构,让罪犯得以在严格的监督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因此查尔斯街监狱的设计,无处不透露出杜怀特将道德感化与监管圈禁融为一体的苦心。建筑总体取法于十字架形的教堂,管理人员居于正中;三个侧翼的设计方便通风,又可以用于将不同危险程度的犯人分开管理。每一间狭长的牢房都开有窗子,隔一条走廊就可透过外墙上的大玻璃窗看到墙外熙熙攘攘的城市,牢房里甚至安装了最新式的煤气灯,方便犯人阅读。按照杜怀特的设想,旧式监狱里糟糕的人道状况非但亟需改革,而且要把新监狱建在城市里最显要的位置之一,以此警戒来往人等,不要犯下逾越道德界限的罪过。

查尔斯街监狱设计平面图。黑色的小格子是牢房。

1789年,愤怒的巴黎群众攻占巴士底狱时,里面空落落地只有七个罪犯。地球另一端的大清帝国治下,囚牢也只是犯人待审或待罪的暂住地,待发落定刑随即转移。在中心闹市近旁,用漫长的圈禁将大批罪人与人世隔开,是启蒙时代人道主义思潮发明出来的新产物。与公开示众的酷刑或海角天涯的放逐相比,这样一种藉由规训而施行惩罚的体制,究竟带来了什么样的后果呢?

1851年,查尔斯街监狱落成,吸引了远至俄亥俄的社会名流前来参观,并纷纷把相同的设计推广到美国各地。直到十九世纪末,布莱恩的工作室都生意兴隆,相似的建筑最远可在西海岸的俄勒冈找到。虽然在内战的冲击之后,杜怀特所倡导的感化运动风头不再,但查尔斯河畔的这座模范监狱之影响力,却远远超出了同时代人的想像。

监狱外观效果图。
(继续待续。。)

1 comment:

Q. said...

我和A同学在魁北克参观Musée du Beaux-Arts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博物馆是由过去的市监狱改建的。室内大部分墙被拆掉,但底层一部分囚室仍是原样,大约是1米半宽,2米深的小室,我勉强可转身,对于来说A同学就困难重重。巧的是这座监狱是在19世纪晚期仿Auburn Peinitentiary的蓝本而建,大约也是受你提到的感化运动的影响吧。回想起来似乎这座建筑也是一个panoticon,中间的楼梯可以通向四方的通道,以及尽头的展室/囚室。据说70年代的时候因为魁市犯罪率太低,监狱成了摆设;先是改作青年旅社,但似乎不太靠谱;最终改为美术馆,完成了奇特的转型,用进化论的观点看应当称为"corrob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