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0

记梦

上一个周末过得十分开心。从星期五下午开始的好天气,一直持续到现在都无中断的迹象,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是明晃晃的晴空,屋檐的影子都棱角分明。周六早上先跑去游泳。我们学校建于十九世纪末的古旧游泳池,池壁都用马赛克拼贴出标记字样,阳光透过高高的玻璃窗照进深深的水里,有古罗马浴池的幻象。然后坐班车,一路看过热闹的街市、Cambridge市政厅和邮局、MIT,过河--河上帆影点点,水波摇漾--钻进对面波士顿Back Bay的砖红色建筑群里,左拐右绕,不一会儿就看到Fenway公园的芦苇湾和树木掩映的行步道。照例去医学院图书馆对面一家不起眼的意大利小店,三块钱买到又薄又香脆、上面放满各色新鲜蔬菜的pizza当午饭。工作四小时之后去练琴,晚上和vic, cloud, methyl一干人出去吃饭,回家纳头便睡。星期天一早照例在某三明治小店进行法语阅读小组活动,《忧郁的热带》第二章终于看到尾声了。然后下午在Cambridge公共图书馆工作4小时,去河边散步并偶遇导师大人。晚上在咖啡馆里继续看书到九点回家。

这流水账自己留作记念。将来翻看,或能想见当年曾有这样足以忘忧的日子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