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10

回国半月

无论在虹桥还是浦东降落,通往上海市中心的道路都需要通过无数的高架桥。窄窄的双车道,如过山车般盘旋起伏,眼中所见的只有周围楼群十层以上的部分,完全窥不见地面上活色生香的人世。

梅雨时节阴沉的天幕下,每一幢高楼都显得沉默而瘦削。摇下车窗,喧哗市声却扑面而来。这里仿佛就是《1Q84》开头的一幕——也几乎是我记得的唯一一幕——发生的地点;青豆脱下高跟鞋,越过涩滞的车流,沿着高速路向下走去。

季节、天气、城市,都每每让我想起去年六月在东京。只是无论如何也非复当时的心境。当时是怀着孤绝的想法,把自己放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每一点感触都放大为铭心刻骨;现在似乎能够接受自己的新角色,接受一种语言和人际关系网,接受城市的一个小角落作为家,不冀望在有限的时间里了解所有事。从一个夏天到另一个夏天,情境都历历在目,却悬隔如两颗星球。




婚礼前一天,刚好满26岁。
Kimie从巴黎飞回来,见面第一句就问:“你的脸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只好歉疚地说我也不知道,已经好久了。第二天就要嫁人,自己有的唯一一盒粉底给丢在婆家了。头发大半年没有剪,眉毛从来都没修过,连配婚纱穿的鞋子都挑了双平底的。
所以第二天下午,看到kimie、绒绒和驴驴带着大包小包出现在酒店门口,心里就彻底踏实了。然后晓瑾也来了,熊也来了,大家挤在一个房间里梳头、试衣服、化妆、涂指甲油,一派闺阁中喜气洋洋的景象。
感谢所有我亲爱的姐妹们。没有你们的存在,世界将会变得多么枯燥无味。我都不好意思把自己嫁出去见人。

但仍然感觉自己出离于所有仪式之外,好像看着所有事情在另一个人眼前发生一样。爸爸妈妈被吹了个认不出来的发型。大多数宾客仍然不认识。设在酒店的新房感觉太不真实。

只能说婚礼跟两个人结婚这件事本身的关系其实不大。


上星期在北京停留几天,迅速地从倒时差睡不着的状态,变成早睡晚起怎么挣扎都不醒。
想事情的速度都变慢了。在校园里仍然能偶遇熟人,就很满足。
其它事情,如果可能,只好留到七月了。

2 comments:

bsdz said...

呵呵,终于看到国内婚礼update啦:)
看起来很喜庆的样子。。还有照片不?

eyesopen said...

还有好多照片,都在木头的电脑里,看什么时候有空传到picasa上去。主要还得翻墙传,速度特别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