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10

尘埃落定

一个月前,南非世界杯开幕,我们回国;
今天凌晨,睡得满心迷惘,恍惚听见陪岳父大人熬夜看完球的hb同学在耳边轻轻说西班牙赢了。

又两个小时之后,hb、爸爸、妈妈就都不见了。早上七点半。偌大的房间,喧闹的市声,大雾笼罩全城。这天气忽然那么清凉,让人感动得想哭。

所有关于结婚的事情终于可以放下,回归到一个人行动的日子。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一点也不困了。

于是先坐地铁到了国图,今天恰好是古籍特展的最后一天。才知道我们中学时候学的《荀子-劝学篇》是删节过的,尽拣些容易和安全的句子拼在一起,觉得特别弱。。

看到司马温公的手迹,在一封书牍上反复涂改的《资治通鉴》草稿。不甚圆熟秀丽的小楷,一笔一划工工整整,看得几乎泪下。


还见到利玛窦《坤舆万国全图》亚细亚部分的明宫拓本,以及嘉靖34年初刻《广舆图》(南直隶部分如下图)。
麟庆《河工器具图说》,藏于山东省图书馆,约写于1821-1850年间,对工具的细致描摹让人想起几乎同一时代日本的《北越雪谱》。有空要找来仔细看看。


中午在国图对面吉野家吃下一碗牛肉饭。随后跳上一辆814,风驰电掣转眼到了北海。沿着槐荫如盖的北长街往里走,空气里有古建筑红墙黄瓦新刷完漆那种熟悉的味儿。不留神一抬眼忽然看见天一样高的西华门城楼,护城河一池水满满地颤,几个大爷在禁止垂钓的牌子对面抡鱼竿。

那城楼可真高,脚不由得有些发软。好在门卫很和气,顺利地找到了传说中的第一历史档案馆,里面也极安静,几架目录,一个阅览室,头一天找好要看的缩微胶片写张纸条递进去,第二天再来就可以看了。整个旧王朝残存下来的文字记载,包括天南地北的雨雪粮价、兵马干戈、人事升黜、人命官司,就都静静地躺在这座楼里么。

下午四点档案馆下班。绕开长安街,仍旧走回到北海,乘无轨电车回地坛西门奶奶家吃晚饭。如同做梦一般。

2 comments:

Angela said...

this is a nice day in Beijing.

eyesopen said...

so far my favorite one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