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10

Day 2

今天人生第一次看了缩微胶片。终于不再觉得它特别高级特别神秘了。

另外,试验了一条彪悍的乘车路线,换两趟公交车,沿北京南北中轴线直接到西安门,绕过上班高峰挤得像沙丁鱼罐头一样的地铁。觉得还算可行。

一回生二回熟,开始跟档案馆门口阿姨搭讪,得知院子里有个食堂,以及平时可以自己带水壶放在门口的柜子里打开水泡茶喝。进门和出门的时候开始对巍峨的城楼熟视无睹。

这些都是微小的,充满暗示的变化。

下午在西华门旁边的小饭馆要了一盘烧茄子一碗米饭,茄子皮炸得干干的,青椒脆生生的,临走又到隔壁喝了一罐瓷罐儿的酸奶。去北海门口望了望门里面的荷花,无来由地想起小时候去公园常喝的、水蜜桃味儿的摩奇饮料。

时隔一年,文津街的国图古籍部还没整修完,只好掉头往回走,路过沙滩红楼,心血来潮地进去转了一圈。出来后又走到美术馆门口,才看到吴冠中已于今年六月末去世的消息,一时间悲从中来。

反应再慢,也还是会难过的。靠在三联书店的楼梯扶手上,合眼小憩,不知今夕何夕。

3 comments:

Angela said...

such nice life in Beijing..
How many days in total are you going to spend in this way?

(I dealt with films when I RAed for a media historian. I was tricky but fun.)

bsdz said...

吴冠中去世啦?。。。555
好喜欢他的...

eyesopen said...

angela: 我也不知道,过一天是一天吧。。
飞:我其实以前总觉得他已经过世了@@,然后昨天忽然发现其实他一直在,直到三个星期之前都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