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10

印度哪吒

回波士頓了,頭幾天過得實在慘淡。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工作節律,因為要寫東西又被打亂。感冒,在家不停喝粥;去超市買東西,沒有任何熱情;晚上失眠。腦袋裡念頭紛至沓來,十分不爭氣。還是不提為好。

趕快讓這個cycle過去吧。

今天去聽一個講座,講哪吒這個神話人物的起源,來自於印度教一個叫做那羅鳩婆羅(Nalakubara)的神,後來音譯只取前兩個音節,演化為哪吒(ne-zha,記得小學時候老師還特別強調“哪”字在“哪吒”這個詞裡讀音不同@@)。

Nalakubara是北方多聞天王(Vaiśravaṇa,音譯毗沙門)之子。多聞天王的形象一直是托寶塔,後來被附會成唐朝武將李靖。他還有一個兒子叫Manigriva。某次這兩個兒子因為做了壞事,被懲罰變成兩棵樹,後來無意中被路過的大神黑天(Krishna)救了。然後Nalakubara就再沒干過啥出名的事了,反而是他的恩人Krishna七歲降服龍的事跡,後來輾轉混合到了哪吒的傳說裡。



不過可憐的龍王三太子敖丙直接就被小孩哪吒整死了,還被抽了龍筋,做成腰帶(據說後來哪吒就此成為腰帶行的保護神= =),跟Krishna作對的那個龍呢,有一大堆漂亮的老婆幫他求情,留下一條命。。

小時候讀到哪吒在父母面前自殺,然後復活向父親報仇的故事,總覺得非常gruesome。今天才發現,原來這個故事實在是一個俄底浦斯情結的套路。只不過讓兒子直接殺父,在傳統中國實在不太說得過去,所以才演變成先自殺,復活之後(成為另一個存在)才好報仇。

據說泉州現在還有南宋時期印度教的寺廟,磚雕上可看到印度version的哪吒。

之後聯想到天龍八部。我的理解是,Nalakubara是夜叉,不如龍(Nāga)高級,Krishna屬於天(Deva),比龍高級,所以可以降服龍。哪吒要跟龍王打架,就必須得兼具天的屬性才行。。。

真是一個混亂的世界啊。

9/24/10

A side note, 秋分

时隔大半个月,又一次乘机降落在入夜后的芝加哥。舱门打开,空气温暖潮热,如同夏夜;一小时后,在家门口见到来接我的hb, 还穿着白T恤和七分裤。一切都像从未离开过一样。长久的拥抱。头发又长了。半夜被风雨声惊醒去关窗,楼下有人开着改装过的汽车呼啸而过。天亮了,才看分明远远近近的树顶,已经半杂红黄;空荡荡的凉风吹进来,没有一点疑问。九月末尾。欢迎回来。

准备开题的时间已经过去三分之一。每天看到新的材料,都在质问原有的假设,于是每次试图描述和归结,都必定是不完全和错误的。但似乎也就能够坦然接受这样的状态。休息一个周末之后再回去,或许能够鼓起勇气,把目前看到想到的写出来。

感到很奇妙的是,非得先不顾现世关怀,钻到故纸堆里读够一定量的东西,才能慢慢了解支持那个社会运转的规则大致长成什么样子。然后再从那里往回看今天的世界,找到那些尽人皆知,却难于解释的现象,或许重新构建一种连通两头的历史叙述,可以多少帮上一点忙。

这次回来过周末,破天荒地没有带电脑。飞机上读Peter Hessler如何在北京雅宝路初识维吾尔人Polat,时间过得飞快。两年前忙于课业,没有时间看,现在时机正好。唯有不躲避现世,才能对得住同样复杂而支离破碎的过去吧。多谢赠书人:)

发了很多架空的感慨,是因为现在还没到能够充实它们的时候。As a side note, 然后可以继续往前走。

祝各位秋安~

9/20/10

第一个满文故事

大意是:一只黑羊和一只白羊在独木桥上碰面了,互不相让。白羊说:“喂(oi)!黑羊,你走开,让我先过去!”黑羊说:“喂!白羊,你走开,让我先过去!”于是两只羊抵着角打起来了,结果全都掉了下去。

读得乐呵呵的。

很有趣的是,专门有一个简单的词表示“倒下的树,或由倒下的树形成的桥”;还有一个动词意为“抵角打架”,哈哈。

羊:niman。两只羊:juwe niman。

由网路不通引发的crisis似乎暂时消解了。明天要早起,好好过。

9/16/10

栗子鸡

自己瞎试出来的做法,其实再简单不过;

鸡腿或鸡翅切块,连腌都不用,下锅葱姜油炒到变色。加料酒酱油,超市里那种剥好壳的甘栗,混匀,小火炖。大概十分钟,中间翻腾一两次,肉和栗子也就都熟透了。等到汁收得差不多,加盐,葱花调味就好了。

今天早睡。

深夜信

深更半夜睡不著。腦袋裡的念頭如雜草叢生;好像已經離開了軀殻,審視著這個手機和網絡信號都難以穿透的角落。不知道是否因為剛才披上風衣出去打了半天電話,整個人被涼冽的夜風一激,隨即清醒了。又或者是無意中喝了幾口diet coke,還是傍晚跟LY聊了兩個小時太興奮了的結果?說到底,大概只能怪今天早上被夢境纏繞,掙扎到九點半才下決心起床?

biya---滿語,月亮。從學校走回家的路上,背後照來瑩藍的月光;大塊白雲朵在夜空懸浮。滿心想著回家怎樣燒一鍋栗子雞,明天午飯。

這些日子以來,每天在燕京讀材料四到六個小時,晚上若有精神,就換著翻看一些閒書。抄寫,複印,上午想想這個,下午想想那個,天很快就黑下來。晴好的天氣時常出現,卻不長久,有時日落後突然落一場急雨,次日便更添一層涼意。漸漸感到對於這個地方來說,反而是陰天叫人覺得更加踏實。趴在凍酸奶店淺豆綠色的窗台上,對著灰色天空下一成不變的紅磚房,放一半心思在舌尖,另一半甚麼都不想。反而是某次遇上大好晴天,樹蔭下打開一本書,書頁上投下繽紛的影子,滿街都是歡樂的人群,簡直無處藏身。連相機裡照出來的雲,都顯得過於白亮,特別不真實。

看,每天有多少瑣碎的念頭,因為只要跟自己說一聲,就可以付諸行動,因此連記下來的必要都沒有了。某日在家附近,聽到頭頂有悉悉索索的聲音,抬頭一看,發現一隻尾巴漂亮的松鼠,正蹲在電線上,雙手捧住一大顆果子吃得正忙。站在下面看了好久,它都沒有動彈的意思,小街上沒別人走過,全宇宙都沒別的事發生。時間幾乎可以就此停止在那刻。

這也許是樹葉開始改變顏色之前,最後難得的寧靜光景。勿念;我很好,只是無力去想明天之後的世界是甚麼樣子。

9/9/10

假装石锅饭

天色阴沉。虽然还算不上冷,穿着裙子在外面跑了一天之后,回家已经觉得手脚冰凉,于是想吃点热的东西。记得两年前在Iowa冠菁家吃过美味的泡菜炒肉,决定用刚买的韩国泡菜试另一种做法。

肥瘦都有的猪肋条肉切片,用酱油和料酒拌匀,腌一段时间。
洋葱半个切丝,葱段若干,蒜两瓣切片。泡菜若干切丝。
把腌过的猪肉直接下锅炒--连油都不用加,因为有腌的汁水,同时肉会自己炒出油。
肉片变色后,入洋葱、葱、蒜、泡菜一起翻炒。
炒到洋葱变软,看锅里有多少汁,补一点点开水。今天手边刚好有高汤,于是顺手加一勺,然后打一个鸡蛋进去,再搅匀。

已经有泡菜和酱油的咸味,只需要加一点点盐就可以出锅了。

想来如果把猪肉换成牛肉或豆腐,再放蘑菇也会不错的。因为今天凑巧用了没有涂层的金属锅,炒肉和鸡蛋的时候锅边稍微有一点粘,倒是颇有石锅饭的感觉。用来盖饭吃,很满足。

9/5/10

Fragile beings

搬家的时候,翻出来号称会自动降解的thebodyshop购物袋。两年后真的已经变得脆而易碎,边角上都是洞。

我的COOP书店会员卡丢了,会员号想不起来。竟然在当时买的书里,找到完整的收据,上面的文字已经褪色,还能勉强辨认。

还有很多旧信。拍去尘土,不读也罢。

四年前到了芝加哥,一下子就读懂街道的网格编号规则,然后遇见任何新事物,都能够迅速定位在既有的地图里。两年前到了波士顿,过了半年才能往Cambridge以外的地区探索,又半年,才敢在这里开车。再半年,开始研究旧地图,记录零碎心得;到现在,每次出门还是会发现意想不到的新事物,像初来乍到一样。

不知道是这座城市太特别,还是自己毕竟心气不如从前了。但令人期待的是,如果再在这里消磨上几年,是不是能做到真正心地清明,信步于蛛网一般的大街小巷而不迷路呢?

上周酷热不堪,直到周末飓风掠境而过,方才凉爽下来。因为热,头脑也昏沉,会记岔预定安排,半夜不睡觉出门散步。白天满校园都是穿着连衣裙的美女,路过本科生的开学典礼,按宿舍退场的时候,每叫到一个house,就有一个方阵的孩子们蹦起来嗷嗷尖叫。当年仿佛也是为生科院这样跳起来嗷嗷尖叫过的,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开学还是毕业了。鼻子有点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