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10

深夜信

深更半夜睡不著。腦袋裡的念頭如雜草叢生;好像已經離開了軀殻,審視著這個手機和網絡信號都難以穿透的角落。不知道是否因為剛才披上風衣出去打了半天電話,整個人被涼冽的夜風一激,隨即清醒了。又或者是無意中喝了幾口diet coke,還是傍晚跟LY聊了兩個小時太興奮了的結果?說到底,大概只能怪今天早上被夢境纏繞,掙扎到九點半才下決心起床?

biya---滿語,月亮。從學校走回家的路上,背後照來瑩藍的月光;大塊白雲朵在夜空懸浮。滿心想著回家怎樣燒一鍋栗子雞,明天午飯。

這些日子以來,每天在燕京讀材料四到六個小時,晚上若有精神,就換著翻看一些閒書。抄寫,複印,上午想想這個,下午想想那個,天很快就黑下來。晴好的天氣時常出現,卻不長久,有時日落後突然落一場急雨,次日便更添一層涼意。漸漸感到對於這個地方來說,反而是陰天叫人覺得更加踏實。趴在凍酸奶店淺豆綠色的窗台上,對著灰色天空下一成不變的紅磚房,放一半心思在舌尖,另一半甚麼都不想。反而是某次遇上大好晴天,樹蔭下打開一本書,書頁上投下繽紛的影子,滿街都是歡樂的人群,簡直無處藏身。連相機裡照出來的雲,都顯得過於白亮,特別不真實。

看,每天有多少瑣碎的念頭,因為只要跟自己說一聲,就可以付諸行動,因此連記下來的必要都沒有了。某日在家附近,聽到頭頂有悉悉索索的聲音,抬頭一看,發現一隻尾巴漂亮的松鼠,正蹲在電線上,雙手捧住一大顆果子吃得正忙。站在下面看了好久,它都沒有動彈的意思,小街上沒別人走過,全宇宙都沒別的事發生。時間幾乎可以就此停止在那刻。

這也許是樹葉開始改變顏色之前,最後難得的寧靜光景。勿念;我很好,只是無力去想明天之後的世界是甚麼樣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