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10

落露为霜

刚刚过去的这一个星期显得无比漫长。需要艰难地回忆,才仿佛能想起一些事。

周二周三都怀着巨大的犹疑在燕京查资料;
周四在系里做practice talk,晚上犒劳自己去买了一个冰淇淋,爬到大图书馆高高的露台上吃完,知道这也许是今年内最后一个微风旖旎的夜晚。
——果然次日气温陡降十度,天色阴晴不定,漫天黄叶远飞。

昨天又赶稿子忘了时间,下午三点才回家,迫不及待地温一碗鲑鱼泡饭吃下去。
晚上和系里几个同学去吃饭,之后在O家,拥炉夜话到十一点。

今天决心一个字都不要写,趁天晴出去散步拍照片,回来路上买面粉一包、葱一把,花两个小时,揉面、和馅、擀皮,包出四十多个虾仁香菇馅饺子,分两锅煎了,才算消停下来。

我真是不折腾会死星人。。


家门口Irving Street


河边落满大大的梧桐叶,风起时便汹涌地卷地而来。拿起一片来,首先想到的是,这简直太适合玩拔根儿了⋯⋯可惜当时没人跟我玩。


饺子们在锅里。煎出来大部分还挺像样的⋯⋯

据说今晚气温会降到零下。时令既至,就这样开始吧。

2 comments:

Fernando Wei said...

家门口阳光很好。我的住家显得多份阴翳,常常十点多我还醒不过来——光线太暗了。我常常忘了我在美国,只觉得自己在nowhere.

eyesopen said...

我屋里也是暗得不行,逼着出门见天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