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10

越境_3

剛開始知道a要陪我一起去魁北克城(Quebec city)的時候,心裡還有點猶豫。習慣了自己一個人窮遊,這次被a父子盛情招待,到哪裡都不讓我花錢,反而覺得不自在。

a是一個加拿大青年,小我兩歲。從小在極端寬鬆開明的環境長大,對父母都直呼其名。兩年前和父親一起到中國,迷上了中國的風土、文字、食物和姑娘,繼而決意研究中國的政治傳統和革命。才見面不久就差點因為necessary evil的問題跟他爭論起來,之後僵持很久,因此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跟他單獨出去玩一天。

魁北克城是魁北克省的首府,是北美大陸最早有歐洲人定居的城市之一,離蒙特利爾三個小時車程。路上風雨大作,心裡暗暗叫苦,只好悶頭讀書。到了那邊,雨倒是住了,風勢卻更大,拿帽子、圍巾、手套、羽絨服全套裝備上身,才能夠勉強往前走。工作日的上午,街頭幾乎一個遊客也無。a熟門熟路地帶我穿梭在下城(lower town)的街巷,對古街道上賣旅遊紀念品和手工藝品的商店表示了不屑(因此我也不好意思說想買),然後開始爬山到上城(upper town)去。


國王廣場的太陽王胸像。

上城集中了更多古色古香的建築和街道。在頗為陡峭的山路上站住腳,捂住帽子,回頭望下面聖勞倫斯河逶迤東流。據說當年英國人就是在這裡將小船靠岸,然後爬上山崖奇襲了駐紮在這裡的法國軍隊,從而佔領了魁北克。江邊有一片相當開闊的古戰場,還有新修的防衛工事;自那之後,這片土地就再也沒見過兵戎。

早上只喝了一杯咖啡,又走了半日,早已餓到眼冒金星。a不緊不慢地問我想吃甚麼。“隨便甚麼都行,”我說,“三明治也行,啃麵包也行!”有點惱怒地想,要不是你對食物要求那麼高,我早就鑽進旁邊小店吃muffin了。“但是我偏偏就不能吃麵包。”a沈吟道。“為甚麼?”“因為我對小麥製品過敏⋯⋯牛奶也是。吃麵包之後會很慘的。”

我就有點愣住了。怪不得他喜歡吃中餐,又再三留意餐館的菜單。第一次見到不能吃麵包和牛奶的西方人!

a最後決定去一家幽靜的牛排店。我們就一邊吃飯喝酒,一邊深入地交換了關於中國和世界革命的種種看法,並最終決定求同存異。他說“你知道嗎?我很羨慕你們這些離開傳統和家庭,一個人到陌生國家奮鬥的中國小孩。這裡不一樣,我父母那一代人,把該革的命都革完了;我們沒的可做,只好變成激進的悲觀主義者。”

我點頭。但其實,作為一個跨越了大洋、國境、意識形態,卻只為了能回頭把自己的傳統看得更清楚一點的小孩,我的選擇並不比他更有邏輯。a還在憧憬著離開故鄉,闖蕩世界,嬉笑怒罵世界上所有的政客和資本家;也許他將來真的會這麼做,又或許祇是因為他還沒有離開家、離開父親自己生活過。無論如何,我們就此盡釋前嫌。

沒有說出口的是自問:如何此刻,我竟置身於北美大陸的一角、五大湖萬頃碧波匯成的大江入海處?下一次越境,又會是在何時何地?

江聲浩蕩;沒有答案。

1 comment:

danqing said...

我实验室的一个美国人姐姐也是,gluten过敏,所以面粉和酱油都不能沾,平时主要吃用tamari酱做的中国菜日本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