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10

小雪

终于在节前又改完一遍开题报告。把好多事情都推到后面,一律声称写完就有时间了,但究竟能做到几分之一呢。
无论如何,昨天开始从图书馆搬书回家。计划了感恩节去西海岸的行程,心里想着哪怕就在西雅图和波特兰街头走走也是好的。十二月一号回来。
天气也应景地突然冷下去。中午熬了一锅粥,端上桌正要吃的时候,听见外面风声突然安静,抬头看果然飘雪花了。好像巴托克第二钢协第三乐章,飘风骤雨终朝,结尾处忽然出现令人错愕的一小段安静的木管和钢琴温柔对答。就这么短短几十秒钟的光景,看初雪降临城市。一瞬间出离,不知身在何地。



这个版本里,转折发生在5分钟处;听个大概意思吧。

第三钢协的第二乐章也很适合冬天听。钢琴起首的几个音,都深深地打在心坎上。天色将暗,孑立在冰面上的一道影子。

2 comments:

H said...

为啥巴黎光下雨呢。
我刚下课,看你写的东西真好,每次都‘瞬间出离”。。。

eyesopen said...

亲爱的,巴黎冬天大概就是这样。有空多拍点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