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10

景物描写

“这南京乃是太祖皇帝建都的所在,里城门十三,外城门十八,穿城四十里,沿城一转足有一百二十多里。城里几十条大街,几百条小巷,都是人烟凑集,金粉楼台。城里一道河,东水关到西水关足有十里,便是秦淮河。水满的时候,画船箫鼓,昼夜不绝。城里城外,琳宫梵宇,碧瓦朱甍,在六朝时是四百八十寺,到如今,何止四千八百寺!大街小巷,合共起来,大小酒楼有六七百座,茶社有一千余处。不论你走到一个僻巷里面,总有一个地方悬着灯笼卖茶,插着时鲜花朵,烹着上好的雨水,茶社里坐满了吃茶的人。到晚来,两边酒楼上明角灯,每条街上足有数千盏,照耀如同白日,走路人并不带灯笼。那秦淮到了有月色的时候,越是夜色已深,更有那细吹细唱的船来,凄清委婉,动人心魄。两边河房里住家的女郎,穿了轻纱衣服,头上簪了茉莉花,一齐卷起湘帘,凭栏静听。”

--《儒林外史》第二十四回,“鲍文卿整理旧生涯”

3 comments:

said...

有意思的是当时有如此多的茶座,在今天的大城市恐已不见。一直好奇,咖啡在美国社会的地位在中国为何没有茶来代替--在美国不论大城小镇,几步总有一个咖啡馆,中国却不常见茶社。看来曾经茶社也是遍及巷角,不知后来的演变有些什么样的故事。

Yifeng said...

只是南京这座繁华的京城是这样额,别的城市大概没有这么多有钱有闲的茶客。。。。

Angela said...

hb: 据王笛的意思,现下成都的茶馆密度可媲美西方咖啡馆分布。20世纪上半页繁盛期的密度还不及同一时期西方街巷咖啡馆大,但改革开放后数量比那时翻了几倍。我从《茶馆》看来的,最后一章他有一些横比,你可以找来翻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