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10

纵贯线

感恩节请朋友来家里包饺子的时候,大家一边吃一边看nba,发现我家电脑屏幕太小,比较不爽。两个土人赶在年前换了一个大的显示器,又互送了礼物。我得到了一个kindle 3G,hb得到了一个新相机。于是吃晚饭的时候就可以看综艺节目和新闻啦。昨天偶然打开纵贯线台北演唱会来看(话说人家解散都已经好久),结果看得一晚上都很high。

李宗盛愈发古灵精怪,把早年间写的歌拿来重新编曲配器。hb不喜欢他把本来高亢激烈的很多段落,都用爵士曲风和更加随意的唱法消解掉了。不过这家伙现在大概只对重新演绎自己一手创造出来的流行文化产物感兴趣,不愿意迎合观众了。

看到周华健说“要借纵贯线转型”,还有自嘲夹在李罗两位大佬和一个小弟之间当“夹层”的时候,觉得很伤感。他从根子里就是一个善于入戏的人,优美明亮温暖,连故意唱破的地方都经过训练有素的控制。他又是那么好的台上搭档,尽心尽力地给别人作最为妥帖的伴唱。可是我们看到他如此不开心,如此想要出戏,想要摆脱这个受人喜爱的自己。

真的希望他放弃一点“说服自己开心”的努力,不要那么在乎别人的评价。如果生来是一个好人,那么就理直气壮地做好人吧。

张震岳和其他三个人明显不在同一种情绪里,自我表达的语汇和口气也全然不同。没有在打鼓的时候,都像是刚被人叫起来没睡醒的样子。唯有唱“思念是一种病”的时候,不知想到了什么心事,几乎要哭出来了。

罗大佑最后出场。这个人的霸气和嚣张真是一点一点都没有变,轻而易举地满足所有期许。拿着麦克风满场跑,唱完现象七十二变,再来恋曲1990,还对观众大吼:够了吗?还没开始哪!

如何把过往恰当地安置在当下,真是一件不容易把握的事。李宗盛已经置身事外,拿往事开玩笑。周华健背负着一个自己不见得喜欢的过去,还没有想开。张震岳没到为这事发愁的年纪,或者根本不想为这事费心。只有罗大佑,一点精诚,一身傲骨,二十年如一日,我想这个人是不会真正老去的吧。

如果说八十年代开始写歌的这批人,反复吟唱的还是对“永远”的怀疑,以及试图从光怪陆离的现实中找寻相对稳定足以慰藉的凭依,张震岳这一代人则从开始就没有焦虑过什么是永恒。聚散离合,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你在这一刻,听见我歌唱,下一刻我就要不回头地走下去。

我不知道自己的思维模式倾向于哪一种。在豆瓣电台上,经常听一听“八十年代”电台,怀着了解一些新生事物的美好愿望,换到“九十年代”,结果没过一会儿就换回到“七十年代”。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越活越回去哪。

今天芝加哥大雪纷飞。艰难地决定去学校,结果图书馆不开。克服了种种消极的情绪,终于回到家,喝热巧克力暖身。

天涯海角久未谋面的朋友们,祝平安夜温暖安好。

2 comments:

said...

喜欢你写那四个人的那段文字,讲出了许多我的感受。一直以为自己的童年离音乐很远,唯一记得起的只有小虎队,但真的听到这三个人的歌的时候还是情不自禁地跟着唱起来,想起许多与这些歌词联系在一起的记忆。或许音乐并不需要你刻意地去注意,就已经进入你了吧。

赞新的背景〜

bsdz said...

喵喵,我要把这篇Fwd给我家猪头看!
BTW,我们俩都是周华健的粉,然后我去年不小心变成了小虎队的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