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1

遄行

上星期,在一篇刚开头就放下了的post里面说,

“一月以来,日子都波澜不惊地划过。雪下下停停,书看看放放,⋯⋯”

没了。

发现一月以来真的就只是在贴图。延长某个瞬间的生命,然后无言观看。

后天回波士顿。对于回去以后的日子,生出很多念想。比如早起去上课啊,开始写东西啊,每天再忙也要练一会儿琴啊。两星期前,去音乐系的午间演奏会,有我们一个学生物的朋友弹李斯特,听得人血脉贲张。完整演绎一个曲子的信心,跟完成一段有头有尾的文字论述的信心,其实是相通的。

实在不喜欢某些人弹的巴赫,扭来扭去地周旋在细部,把韵律打碎。然而自己也还没找到合适的步调。跟目前写作的状态差相仿佛。如果哪天可以令人信服地拿下一套英国组曲,构思一个章节的心气大概也就足了。

前天薄暮,在图书馆侧门,望见天空澄净无云,东边孤悬一轮圆月。月光柔和,从原来格格家house的方向斜斜照过来,映着雪地,巨树枝杈的剪影分外深浓,来往的人物都像在画中。次日便刺骨寒冷,沥青路面都冻得发白。今天阳光大好,披上长大衣去楼下超市买水果,是一件重大的使命。假想自己是广重笔下的道中行人,须备衣装、挽箭袖,霜天晓角,遄行关津。


1 comment:

H said...

无论发生再多事,好似来到你这里就安静下来了。
巴黎每天深夜准时下起淅淅沥沥的雨,由于住顶楼,每天都被滴答得胡思乱想。。。
best wishes and happy new year